本站所有設計內容對白及圖片只給與有緣人仕欣賞
不喜勿入
一切巧合雷同致喜怒哀樂良心不適請恕無任何責任

Warning all contains are designed for predestine people
Please leave if feel not comfortable, no responsibility for any situation

Tuesday, April 21, 2009

蘇咭片





沒有制衡,沒有知情權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蘇錦樑名片事件,是非黑白分明,蘇副局以名片作為入息證明,很明顯不是疏忽,因為名片不能作為證明文件是三尺童蒙也應知道的。若蘇副局忘記交給他的菲傭任何入息證明文件,但入境處因為蘇副局的知名度和在政府中的職位而給予酌情權,這是情理之中。但現在蘇副局把名片交給菲傭以作為入息證明,則明顯不是忘記了交上入息證明,而是認為名片就是入息的證明,這就叫做擺官威,因為找一張政府糧單作為入息證明,較在錢包中拿出一張名片,也只是多了數分鐘的工夫。

鼓勵對權貴用腦

署理入境處長趙偉佳說他經常「鼓勵同事要用腦,不是鐵板一塊」。但港人對入境處的觀感卻絕對是鐵板一塊,這中間的落差,只能有以下的解讀:對權貴用腦,對草民用鐵板。名片事件近日有新的餘波,就是傳出入境處對負責蘇副局個案的職員進行調查,以找出洩密者。很明顯這件事若果沒有洩密者,是不可能公之於世,蘇副局也不會受到應有的指摘,富於創造的蘇副局日後可能為他的名片找到更多的用途。我們試把這件事和數年前梁愛詩被洩露患上癌症比較,梁愛詩事件明顯並不涉及公眾利益,但蘇副事件則涉及一個以權謀私的官員,若不被揭發,入境處職員以至其他公務員的腦將繼續自願或被迫地為權貴而用

政府誠信被押上

正當入境處在搜捕女巫的時候,我們作為一介草民除了作壁上觀外,對這個勇敢的洩密者真的是無從施援。主要原因是「官方保密法」並沒有加入公眾利益作為抗辯理由,而曾蔭權政府作為一個不須對人民負責的政府,只要面皮夠厚,心夠黑,手夠狠,真的可以做到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權貴牛。但在此要勸告特區政府,當你成功地捉到洩密者,並對他她作出懲罰,政府的誠信也會被押上,因為沒有了洩密者,我們只能假設政府的不當行為都被掩蓋了,而不是沒有不當行為。當然,誠信對一個沒有認受性的政府可能從來都並不重要。最後,我們千萬要留心將來的二十三條立法,若果其中的保密法沒有加入公眾利益的考慮,那我們就要誓死反對。


(李德成)



何時沒有了的言論自由





陳一諤的言論自由


吾爾開希 八九民運學生領袖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在校內六四論壇發言,質疑媒體所形成的鎮壓版本的真實性,並說學生若及時自行散去,鎮壓就能避免,實在是「學生領袖不理性」。他的言論幾乎引起眾怒,至少可以軒然大波來形容。同樣引起了軒然大波的是之前不久,在台灣與此事有某種相似的郭冠英事件,都是個人言論與社會共識激烈衝撞,兩個人也都祭起「言論自由」大旗,拒絕道歉。對於陳生的言論中,天安門的屠殺是否真實發生,以及學生該承擔甚麼樣的責任,我的好朋友王丹作了相當負責以及翔實的回答,我完全同意王丹的說法,因此就不重複了。我要感謝陳生肯定言論自由的重要,並恭喜他知道要以言論自由原則捍衞自己的權利。也在此告訴他,言論自由正是我們天安門的學生所追求的目標,是我們一貫堅持的原則。只是我們在國內並沒有這種自由,表達言論還會招致陳生認為並沒有發生的屠殺。陳生是否有表達「天安門並沒有發生大屠殺」的言論自由?絕對有!尤其在香港一定要捍衞,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在中國境內也能有這種自由。也許你會說,今天在中國本來就可以說「天安門並沒有發生大屠殺」,不錯,但那並不是自由。當你只能發表某種言論,不能去否認,不能去批判這種言論,那這種言論的表達就不是自由。幾年前,許文龍在大陸被脅迫表態反台獨時,我在台灣《蘋果日報》撰文表達我的悲憤,在文中提到「當主張台獨的自由被剝奪時,反對台獨的自由就不是真正的自由,我們主張或反對台獨的自由同時被剝奪了!」就是同樣的道理。台灣人都很熟悉這麼一句話:「我可以不認同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我相信香港人也一定都聽過。陳生的言論自由就是那個要被誓死捍衞的權利!只是,我也確實沒看到陳生的言論自由有甚麼危險,陳生提出言論自由其實是有點莫名其妙。陳生沒有被政府抓去坐牢的危險,也不會被中宣部出面強迫堅持或改變他的言論內容。就像兩個拳擊手在比賽,一個居下風時大喊,「要保證我打拳的自由!」陳生一定是面臨了巨大的壓力,但那些壓力不也都只是反對他的「言論」嗎?不肯道歉就是不肯道歉,就是堅持自己的主張,言論自由的原則保護陳一諤這樣做,扯出言論自由,只能證明他的無知。陳一諤有堅持荒謬言論的自由,但這一自由並不改變他的言論荒謬的事實。作為當時學生運動的參與者,以我的自由言論,強烈譴責他的荒謬言論,但同時我可以在此表態誓死捍衞陳生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是一種原則,如同所有的原則,在不方便的時候仍然堅持,才有意義。

(吾爾開希)



Saturday, April 18, 2009

毒籮事件




有d人自稱"毒籮", 講野語無倫次, 精神分裂, 係人見到都插到佢上天花板, 但係都仲唔自知仲出黎獻世, 恐怕都係因為青山唔肯收佢, 不如送佢一條片片, 等佢卡哇伊多一點, 同埋唔好流咁多毒出黎吧
相關連結

Monday, April 13, 2009

歧視




真正的歧視

現在也不知是什麼時代,連「僕傭」也成了含歧視意思的名詞。


更有人(據說還是特區政府「喉舌」)煞有介事地說:「僕」等於「奴」,「僕傭」於是就有了「奴隸」的意思。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什麼叫「奴隸」?「奴隸」是沒有自由,沒有人權,連自己生存與否都不能控制、生殺大權操在奴隸主手上的人。


如果把「僕傭」等同於「奴隸」,那香港菲律賓女傭的僱主,也就全部變了奴隸主,有那麼多奴隸國和奴隸主的社會,豈不成了奴隸社會?


如果「僕」等同於「奴」,那香港十幾萬叫作「人民公僕」的公務員,豈不全變成了「人民公奴」?世界上,有這麼好待遇的奴隸嗎?


菲律賓女傭在香港從事的,就是僕傭的工作,她們的工作性質,不是說改一個名稱,叫作什麼「家務助理」就會改變的。這就像把「妓女」稱為「性工作者」一樣,只管在稱呼上吹毛求疵,實質上,不過是另一種歧視的表達。


這其實不是尊重一個行業的問題,而是尊重人的問題,只有你把人當人看待了,互相才會平等,才有尊重。你把僕傭當人看待,你自然跟她平起平坐,自然尊重她。你把妓女當人看待,與此同理,遠比膚淺地改一個稱呼令她們得到更多的尊重。


任何一件事情,都有本質,想有所改變,必須從本質著手。你家裏的女傭,她希望得到的是實質性的禮遇和尊重,而非一個莫名其妙毫不實惠的虛銜。至於什麼要將「僕傭」列入歧視名詞之類,在根本上,已是荒謬的歧視行為,要想杜絕社會歧視,應該先把這類提議者杜絕掉。


李純恩


《歷史不會自己說話》

原文係邊張報紙出處就唔知了, 不過下面係由林忌blog既comment出黎, 並附上連結:


abc 提到...
借用今天在報上的文章:

《歷史不會自己說話》

文 . 毛國仁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儘管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劣行鐵證如山,但仍然不斷有人試圖否定納粹大屠殺曾經發生。他們會以歷史研究、學術討論、言論自由的幌子,在各個領域,提出各種各樣的論點或疑問:「所謂納粹大屠殺,是否猶太人編出來的謊言?納粹黨是否有國策屠殺這麼多人?
六百萬人死亡這個數字是否誇大?所謂集中營是否存在?屠殺的照片是否真確?」等。他們不需要公眾全盤接受他們的說法,而只需要打開缺口,播下種子,把歷史上早就有定論的事件(closed conclusion),變成一件可以重新討論、反問、仿彿有爭議性議題(open proposition),他們的目的已達。他們的最終目的,是為新納粹主義上台掃除第一道,也是最大的障礙。

化定論為爭議

在美國,有一個人叫Bradley Smith,領導一個名叫Committee for OpenDebate on the Holocaust 的組織,在大學的刊物裏刊登這類否認屠殺的廣告。天真的大學生相信言論自由的原則,往往允許廣告刊登,正中下懷。Bradley Smith 自己也說: 「我已經放棄了改變成年人的思想,我的對象是年輕人,只要他們開始反問、質疑屠殺是否發生過就夠了。」歷史對共產黨比較仁慈,雖然在統計上,死在共產主義的人,比起死在納粹主義的數目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到目前為止,除了赤柬幾個頭目外,鮮有共產黨人要為他們的所作所為接受公開審判。現在中共政權如日中天、國勢日盛,在政治、經濟、思想上向它靠攏的人也愈來愈多,關於六四這個最刺痛它的議題,要打開缺口,對六四沒有回憶的青年學生是最佳對象。

從最近王丹在英國被圍攻,城大學生會六四特刊事件,到現在港大學生會的所謂六四全民投票,都出現各種各樣試圖修正我們對六四看法的謬論。這些謬論不外乎幾點:

一、中國過去二十年的繁榮穩定,變成世界強國,證明政府當年的決定正確;
二、學生當年也有錯;
三、屠殺的各種各樣證據(如坦克壓死人的照片)是否真實?

對香港大學生特別有效

同樣,只要打開缺口,把二十年前這件大是大非的事件,變成可以重新討論的議題,然後再讓各種各樣的謬論出籠,最終給年輕一代一個印象: 「六四鎮壓是否正確是個具爭議性的議題」,修正的目的已經達到。
這種修正的策略,對香港的大學生特別有效。香港的大學生很多都有惰性,他們都習慣被動地接受一些二手說法,對於艱深、有爭議性、資料難找的問題,少有好奇心和主動尋求真相;加上他們很多都染上中國人怕事、怕得罪權貴、怕出頭的性格,對於有爭議性的議題,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且,人的心理有一種奇怪的自我安慰機制,對一些困擾自己良心,但又改變不了的醜惡事情(如對西藏的鎮壓),往往不去面對,甚至合理化,讓自己好過一點。凡此種種,再加上港大內地生日多,他們在資訊封閉的環境,容易接受官方的說法,如果本地生對這事情冷漠,這樣,現在來一次全民投票,一旦有人發動組織投票, 「應否平反六四」的全民投票被反對完全不稀奇。這樣,社會上就得到一個印象:連「最高學府」的學生也認為應否平反六四也是可以爭議,何其他人?
港大這件事,還帶出另一個問題,就是香港人的歷史意識薄弱
有人說: 「六四的時候我還未出生,我對這件事印象模糊的是應該的。」這說法似乎合情合理,但細心想,其實千瘡百孔。我們要反問:南京大屠殺你還未出生,為什麼又可以記憶猶新?人類歷史幾千年邪惡、不義的事情這麼多,難道統統都應該沒有印象?
選擇性失憶
歸根究柢,這都是我們選擇記得什麼、不去記得什麼的問題。翻開香港人的歷史記憶檔案,其實會發現一連串選擇性記憶和選擇性失憶。我們可以對三年零八個月歷歷在目,但對省港大罷工、六七暴動印象模糊;我們可以把香港如何從小漁村到經濟起飛,變成今日國際大都會的「成功故事」娓娓道來,但對保釣、中文運動,甚至爭取八八直選的歷史含糊其辭,說到底,這都是因為我們放棄了訴說自己歷史的權利,而任由官方(無論是港英或特區政府)幫我們說故事的後果。
人間正道是滄桑,公義不會從天而降,歷史也不會自己說話。對於那種種企圖修正我們對六四看法的謬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靠民間提高警覺,一旦出現就高調地、大力地反駁,不讓這個缺口打開,這樣,我們才對得起死去的人、對得起我們的子孫。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31753264&postID=7019845536099888241

Sunday, April 12, 2009

新萬人迷

我都好少可睇膠登既野, 但今次係例外, 竟然充滿左唔少心聲, 值得重播

部份片段重溫

某君A
滿紙仁義道德,卻出禽獸之言。
有膽做左狗就認吧,學人玩扮道德來掩飾。
港大之恥,恥不在於出了這種沒人性的學生,而在一堆學奴選出了這樣的人渣。

某君B
閣下的良心早已埋沒,正如你上任時所謂的理想一樣!

某君C
<...略刪...> 如果你響歐洲對猶太人大屠殺講呢d扮中立既言論,後果唔係俾人屌老母咁簡單,要坐監架傻撚。真理就係真理,理乜撚性討論呀?我屌完你老母d精仲留緊出黎時,駛唁駛理性討論下我有無屌你老母既可能性呀?

某君D
陳一諤仲可恥過馬力,佢就係陳克勤接班人 (註: 乜陳克勤廢左咩?)

某君E
陳一諤話佢代表緊佢個年紀既人講野喎
收皮啦屌佢老母 佢自己條柒頭9up咋wor 我唔需要呢條柒頭代表我

某君F
<...略刪...>我地需唔需要先保持中立, 然後慢慢透徹了解日軍南京屠城背後原因, 再慢慢作出定論呀 戇鳩

某君G
陳一諤講黎講去就係企圖想將責任推哂落民運人士果邊,幫中共喺六四時所犯既罪行開脫!!

某君H
歡迎跟牠討論平反六四問題

http://forum3.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1657606&page=2&highlight_id=0

隔牆有耳:港女單挑港男














隔 牆 有 耳 : 港 女 單 挑 港 男


香 港 大 學 女 生 陳 巧 文 發 起 校 園 簽 名 運 動 , 要 求 港 大 男 生 兼 學 生 會 會 長 陳 一 諤 就 六 四 言 論 道 歉 。 港 女 陳 巧 文 喺 《 香 港 獨 立 媒 體 》 網 站 呼 籲 同 學 星 期 二 起 聯 署 , 要 求 陳 一 諤 認 錯 。 港 男 陳 一 諤 都 不 甘 示 弱 , 喺 自 己 網 誌 《 天 下 為 公 》 刊 登 「 嚴 正 聲 明 」 , 死 撐 「 本 人 並 不 認 為 自 身 日 前 有 關 八 九 民 運 的 立 場 與 觀 點 有 任 何 偏 謬 之 處 。 」 《 福 佳 始 終 有 你 》 創 作 人 林 忌 就 實 行 送 陳 一 諤 一 程 , 佢 喺 facebook 成 立 咗 個 小 組 , 名 叫 「 送 陳 一 諤 去 登 陸 南 沙 群 島 捍 衞 國 家 主 權 」 。 林 忌 話 , 陳 一 諤 講 過 本 港 學 生 唔 知 咩 係 民 族 大 義 , 既 然 最 近 南 沙 群 島 再 被 菲 律 賓 同 越 南 佔 領 , 身 為 港 大 學 生 會 嘅 會 長 , 陳 一 諤 好 應 該 走 去 菲 律 賓 同 越 南 領 事 館 示 威 , 唔 好 「 走 佬 」 呀 。


評: 叫佢港女實在太不該, 成個港大d學生都唔知死左去邊, 就剩係得一個陳巧文肯企出黎, 港女呢d咁貶義既名詞, 留返比佢d同學仔啦


隔離果位叫佢港男, 實在更不該, 呢條poor guy根本唔係人, 送去南沙益左佢, 送去南極又怕佢整死d企鵝, 都係送佢上火星算吧啦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90412&sec_id=4104&subsec_id=15333&art_id=12629346&cat_id=45&coln_id=20

Saturday, April 4, 2009

真不該名單







bù ㄅㄨˋ






gāi ㄍㄞˉ

甲骨文












小篆










梁美芬、何鍾泰、石禮謙、劉皇發、霍震霆、黃宜弘、詹培忠、李國寶、葉劉淑儀、譚偉豪

真係全部都係靚仔靚女

請給與本頁文章評級及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