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設計內容對白及圖片只給與有緣人仕欣賞
不喜勿入
一切巧合雷同致喜怒哀樂良心不適請恕無任何責任

Warning all contains are designed for predestine people
Please leave if feel not comfortable, no responsibility for any situation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海洋公園十二月預埋你!

rip_oceanparkb
海洋公園十二月預埋你!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祝大家中秋快樂!




講多無謂, 食多會滯, 今年中秋特別濕滯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膠城雖然係膠... 但有時都有非膠既


以非膠打硬膠, 生存之正道; 常人不妨讀多本書, 下面介紹的(當然不是左邊呢本) 值得留意

----------------------------------------------

數學難,是事實。但有甚麼東西,要做好不難﹖
所有東西要學好,都要重複練習。英文難、生物難、歷史難……學好中文也難。
同學喜歡打球、游泳、跳舞。運動對在下這種手腳不靈活的人,難上加難。

也許是因為,數學特別講求「循序漸進」。
當然,每一科目都要求打好基礎。可是,同學也許有經驗﹕上一次測驗成績不好,但下一次成績 可能會不錯。數學卻很少有這種事,這一課沒學好,下一課就很難跟得上。
沒學好加減乘除,就學不好分數﹔不懂得代數的人,不可能讀微積分。

來源 : 方潤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佛門清淨地, 遊人絡繹不絕



自從360跳崖罷工之後, 遊人減少. 其實佛門唔係清淨地咩? 依家咁咪好羅, 寶蓮寺要咁多人上去做乜, d人又唔係去拜佛, 個個去好似睇馬嬲咁, 有乜咁好去? 呢位智慧施主真係睇唔到佢有幾多"慧根", 答得咁人話, 毫無玄機啟示

如果係我, 我就會答:

"生生死死, 生死有命, 搭360唔一定死, 唔搭360唔一定唔死, 善哉"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能夠死在佛邊係一種無上既光榮, 我願意第一個搭360"

"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重覆一萬次)"

"維修係難既, 重建先至係有勇氣 -- (董伯語氣)"

"邊個係人, 邊個會變鬼, 我隻佛眼睇得出! -- (大契語氣)"

"昂平遊~人回望退, 邊個搞~彎我盤飯...少林加唱歌的確係~醒 -- (大師兄語氣扮阿lam唱)"

-----------------------------------------
生果日報網上版

寶 蓮 寺 住 持 : 360 唔 整 好 過
【 本 報 訊 】 離 島 區 議 會 旅 遊 及 漁 農 工 商 委 員 會 昨 日 舉 行 會 議 , 多 名 委 員 期 待 昂 坪 360 在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 離 島 民 政 事 務 助 理 專 員 譚 仲 麟 說 , 明 白 昂 坪 360 停 駛 影 響 離 島 區 整 體 旅 遊 業 。 據 他 了 解 , 昂 坪 360 最 快 要 待 調 查 公 佈 後 , 再 研 究 重 開 日 期 , 不 會 在 十 一 黃 金 周 前 重 開 。
十 一 黃 金 周 仍 停 駛
與 會 的 寶 蓮 寺 住 持 釋 智 慧 法 師 說 : 「 昂 坪 360 停 駛 之 後 , 上 寶 蓮 寺
遊 客 減 少 八 至 九 成 , 人 流 仲 少 過 昂 坪 360 未 通 車 之 前 。 真 係 唔 整 好 過 整 。 」 他 表 示 , 昂 坪 360 通 車 後 , 不 少 旅 行 社 舉 辦 內 地 及 本 地 團 到 寶 蓮 寺 , 但 現 在 旅 行 團 已 寥 寥 可 數 。 他 說 : 「 我 自 己 有 車 上 山 落 山 , 從 來 冇 坐 過 昂 坪 360 。 」
新 大 嶼 山 巴 士 有 限 公 司 執 行 董 事 莫 華 勳 指 出 , 昂 坪 360 停 駛 , 無 論 梅 窩 及 東 涌 來 往 寶 蓮 寺 的 乘 客 , 並 沒 有 增 加 , 反 而 減 少 。
離 島 區 議 會 旅 遊 及 漁 農 工 商 委 員 會 主 席 鄺 國 威 說 : 「 昂 坪 360 已 變 成 政 府 蝕 本
投 資 項 目 , 就 算 重 開 , 相 信 初 時 冇 乜 人 敢 搭 。 」 昂 坪 360 未 能 趕 及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 令 不 少 委 員 大 失 所 望 。

寶 蓮 寺 住 持 釋 智 慧 法 師 昨 日 對 昂 坪 360 能 否 趕 及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沉 默 不 語 , 閉 目 養 神 。

蘋果虧



[更新!!]

邊個寫呢渣野? 要打pat pat

難道膠港只要有經濟就最實際?
熟輕熟重, 今次比一個膠你反省下

蘋 果 批 : 景 賢 里 清 拆 元 兇 就 是 保 育 分 子

景 賢 里 遭 清 拆 , 《 蘋 果 批 》 仝 人 , 昨 天 看 著 電 視 , 見 到 牌 坊 上 景 賢 里 三 字 被 工 人 用 電 鑽 鑿 去 , 忍 不 住 要 流 淚 , 《 蘋 果 批 》 真 的 心 碎 。 不 過 除 了 傷 心 之 外 , 《 蘋 果 批 》 感 到 一 份 憤 怒 , 因 為 今 次 景 賢 里 被 清 拆 , 是 因 為 保 育 分 子 藥 石 亂 投 , 一 味 要 求 政 府 粗 暴 介 入 私 有 產 權 , 最 終 令 景 賢 里 加 快 清 拆 。
試 想 , 要 是 景 賢 里 是 你 的 。 你 很 想 將 之 保 留 , 並 用 來 自 住 , 情 況 就 如 原 先 的 傳 聞 一 樣 , 業 主 購 買 景 賢 里 後 會 用 來 自 住 。 本 來 景 賢 里 因 為 業 主 自 住 而 得 到 妥 善 保 留 , 偏 偏 出 現 了 一 些 「 保 育 」 團 體 , 要 求 政 府 將 「 他 的 家 」 列 作 「 古 蹟 」 看 待 。
身 為 業 主 , 自 然 希 望 知 道 自 己 的 物 業 成 為 古 蹟 後 , 會 是 怎 樣 。 原 來 , 列 為 古 蹟 之 後 , 進 行 任 何 建 築 工 程 、 種 植 或 者 砍 伐 樹 木 , 甚 至 任 何 可 能 干 擾 古 蹟 的 舉 動 , 除 非 得 到 批 准 , 否 則 也 不 能 進 行 。 要 轉 售 也 就 更 不 用 談 了 。
之 後 要 跟 政 府 商 討 賠 償 , 賠 償 機 制 透 明 度 低 之 餘 , 加 上 建 築 物 的 控 制 權 也 在 政 府 掌 握 之 中 , 業 主 要 面 對 相 當 多 的 不 明 朗 因 素 。 看 到 這 一 切 , 身 為 業 主 , 就 算 深 愛 自 己 的 建 築 物 , 尊 重 建 築 物 背 後 的 歷 史 , 也 惟 有 早 早 將 之 清 拆 , 以 免 被 列 為 古 蹟 之 後 , 被 政 府 蹂 躪 。
為 何 會 令 業 主 有 這 個 做 法 ? 自 然 是 因 為 「 保 育 」 分 子 過 份 狂 熱 , 遇 上 一 個 弱 勢 、 不 能 保 護 市 民 私 產 的 政 府 , 視 所 有 有 一 定 樓 齡 的 建 築 物 為 古 蹟 , 才 會 嚇 得 業 主 們 加 速 清 拆 自 己 的 物 業 。
三 七 年 建 成 的 景 賢 里 , 七 十 年 內 數 度 易 手 , 一 直 相 安 無 事 。 最 新 一 次 易 手 , 在 本 年 內 進 行 , 有 「 保 育 」 組 織 也 直 言 , 有 傳 景 賢 里 的 最 新 業 主 , 購 買 後 本 來 會 用 來 自 住 , 令 景 賢 里 繼 續 保 留 。 但 近 年 這 些 「 保 育 」 分 子 過 份 狂 熱 , 視 自 住 為 威 脅 , 要 求 將 景 賢 里 列 為 古 蹟 , 才 是 加 速 景 賢 里 清 拆 的 元 兇 。
本 來 私 人 擁 有 , 自 住 或 作 其 他 用 途 , 透 過 建 築 物 本 身 的 價 值 來 令 它 可 以 繼 續 存 在 。 但 不 幸 的 是 , 景 賢 里 被 「 保 育 」 分 子 盯 上 , 要 求 政 府 以 古 蹟 的 名 義 , 削 減 業 主 的 業 權 。 「 保 育 」 組 織 這 種 行 動 , 迫 使 業 主 放 棄 保 留 。
要 是 你 擁 有 其 他 上 了 年 紀 的 建 築 物 , 甚 至 乎 , 該 建 築 物 不 僅 是 你 的 , 你 一 家 三 代 也 住 在 裡 面 。 看 見 「 保 育 」 分 子 看 上 了 你 的 家 , 要 求 削 減 你 的 業 權 , 將 你 的 物 業 列 為 古 蹟 , 你 能 怎 麼 做 ? 一 是 拱 手 相 讓 ; 二 是 早 日 拆 去 建 築 物 , 免 得 被 扣 上 古 蹟 之 名 。 明 顯 的 是 , 「 保 育 」 分 子 的 訴 求 越 強 烈 , 令 原 先 不 會 清 拆 的 古 蹟 也 加 速 清 拆 。
近 年 「 保 育 」 分 子 的 要 求 越 來 越 激 烈 , 給 予 一 般 市 民 的 印 象 是 甚 麼 都 不 能 拆 。 弔 詭 的 是 , 一 些 本 來 不 會 清 拆 而 又 上 了 年 紀 的 建 築 物 的 業 主 , 見 「 保 育 」 分 子 的 行 動 如 此 激 烈 , 惟 有 在 未 被 「 保 育 」 分 子 看 上 前 及 早 拆 掉 。 《 蘋 果 批 》 明 白 與 支 持 保 育 精 神 , 不 過 「 保 育 」 分 子 高 估 及 濫 用 了 政 府 干 預 的 能 力 , 弄 巧 反 拙 , 反 而 是 令 不 少 香 港 珍 惜 的 建 築 物 提 早 拆 去 , 實 在 可 惜 , 令 人 流 淚 。
《 蘋 果 批 》 網 誌 : http://pieatapple.wordpress.com
電 郵 : pie@appledaily.com

粗人講野係無乜理據, 不如睇下才子點講?

陶 傑 短 評 ︰ 保 育 是 元 兇 ?「 京 華 春 夢 」 古 宅 景 賢 里 , 在 特 區 政 府 林 鄭 月 娥 與 地 產 商 應 外 合 之 下 , 終 於 化 為 瓦 礫 。
拆 皇 碼 , 林 鄭 與 一 批 保 育 分 子 硬 碰 , 雄 辯 做 騷 ; 拆 景 賢 里 , 明 知 景 賢 里 這 座 中 國 傳 統 府 宅 , 建 於 戰 前 , 集 中 國 庭 園 建 築 精 華 , 在 經 歷 「 文 革 」 暴 虐 、 鄧 小 平 的 「 發 展 是 硬 道 理 」 的 大 鏟 拆 , 景 賢 里 這 樣 的 華 美 建 築 , 在 整 個 廣 東 省 , 可 謂 碩 果 僅 存 , 林 鄭 如 果 認 定 其 為 古 蹟 之 誠 意 , 則 一 早 就 一 樣 挺 身 而 出 , 與 景 賢 里 的 新 業 主 辯 論 , 也 做 場 親 民 騷 看 看 , 可 見 特 府 捍 衞 的 是 地 產 商 利 益 , 林 鄭 之 權 術 , 大 有 進 境 。
有 華 文 評 論 指 , 拆 景 賢 里 , 元 兇 是 保 育 人 士 , 理 由 是 保 育 人 士 一 叫 喊 , 業 主 一 急 , 即 搶 先 動 手 。 如 此 邏 輯 , 如 同 這 位 評 論 人 的 家 , 被 一 個 賊 佬 進 去 了 , 綁 了 他 的 老 母 和 妹 妹 , 他 在 外 面 , 接 了 賊 佬 的 勒 索 電 話 , 暗 中 報 警 , 賊 佬 見 到 警 車 來 到 , 馬 上 殺 了 他 的 老 母 , 姦 了 他 的 妹 子 , 並 在 他 家 引 爆 了 一 枚 炸 彈 。 警 方 二 話 不 說 , 把 報 警 的 人 拘 捕 , 說 他 就 是 兇 手 : 「 你 個 仆 街 , 唔 X 報 警 , 你 咪 唔 會 家 鏟 , 家 叉 廚 你 個 X 樣 謀 殺 ! 」
此 為 中 國 小 農 思 維 之 典 範 。 中 國 人 社 會 為 何 永 遠 擺 脫 不 了 暴 政 崇 拜 的 「 家 鏟 」 宿 命 , 這 種 言 論 , 就 是 因 由 , 如 此 智 商 高 超 的 立 論 , 不 禁 令 人 大 讚 : 香 港 有 前 途 !

真正的原因, 以這個更為合理:
2006/07年,政府因為天星皇后受壓,承諾要搞好香港的歷史保育,但是,政府又想壓低市民對保育的期望,所以,何志平曾高調公佈大量屬歷史建築的私人 物業的資料,以強調保育要花天文數字的公帑,難度甚高。但政府這種政治手段,估計引起不少大業主的恐慌,又或者令某些人想到利用此機會投機謀利,也許,景 賢里的業主亦不例外。
延伸跟進 : 獨立媒體


陶 傑 短 評 : 民 主 元 兇

「 京 華 春 夢 」 舊 中 國 府 宅 「 景 賢 里 」 遭 到 拆 卸 , 引 起 公 憤 , 有 華 文 評 論 卻 指 : 拆 毀 古 蹟 , 元 兇 其 實 是 「 保 育 分 子 」 , 因 為 「 身 為 業 主 , 自 然 希 望 知 道 自 己 的 物 業 成 為 古 蹟 之 後 , 會 是 怎 樣 」 , 一 旦 受 到 保 育 「 刺 激 」 , 才 會 搶 先 拆 屋 。
在 歐 洲 、 英 國 、 加 拿 大 , 一 座 舊 建 築 即 使 是 私 產 , 出 於 環 境 和 歷 史 , 政 府 定 為 古 蹟 , 業 主 不 得 動 一 塊 磚 。 香 港 一 名 中 年 獨 身 的 大 律 師 , 在 英 國 買 了 一 座 五 百 年 的 古 堡 , 也 不 可 以 把 古 堡 夷 為 平 地 , 改 建 成 三 數 幢 風 水 豪 宅 , 向 中 國 暴 發 戶 看 齊 , 許 多 香 港 移 民 在 溫 哥 華 買 了 屋 , 亂 砍 樹 木 , 也 遭 到 一 條 街 的 居 民 唾 罵 歧 視 , 指 為 低 等 的 暴 發 戶 。
保 育 人 士 要 求 不 拆 景 賢 里 , 完 全 合 理 。 惟 在 某 些 評 論 員 眼 中 , 「 要 求 激 烈 」 , 變 成 了 隨 時 會 衝 進 府 宅 、 把 業 主 共 產 共 妻 的 一 眾 「 保 育 共 匪 」 , 業 主 為 求 「 保 產 抗 共 」 , 則 搶 先 毀 產 拆 樓 , 不 但 符 合 「 自 由 市 場 」 原 則 , 而 且 三 貞 九 烈 , 令 人 景 仰 。
此 一 中 國 式 邏 輯 , 其 實 相 當 迎 合 中 方 口 味 , 中 國 政 府 大 可 吸 取 靈 感 , 宣 佈 : 一 旦 港 島 選 民 膽 敢 以 選 票 把 陳 太 送 進 立 法 會 , 則 普 選 二 ○ 四 六 年 也 不 要 指 望 有 。
如 此 陳 太 即 可 由 「 民 主 女 神 」 , 打 造 為 葬 送 民 主 的 元 兇 , 此 即 為 「 景 賢 里 拆 樓 思 考 模 式 」 , 陳 太 從 此 即 可 遭 泛 民 主 派 辱 罵 , 「 支 持 民 主 」 的 市 民 擲 番 茄 、 吐 口 水 , 如 同 三 百 多 年 前 , 抗 清 將 領 袁 崇 煥 遭 剮 千 刀 , 其 肉 賣 一 文 錢 一 小 片 , 北 京 的 蟻 民 , 爭 著 撲 上 去 買 。
有 如 此 有 趣 的 言 論 , 香 港 的 下 一 代 有 福 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藍星先鋒部緊急撤離地球!


















忍著淚說 goodbye!

迷迷糊沒有歡聲 
茫茫然人盡失態
有結在心坎中 
結集無邊苦痛
可曾承認失敗 
無人能為我開解
離愁人嘗盡苦態 
你未明我傷心
眼淚朝心中滲 
明日不能兩相偕
Sayonara 忍著淚說一聲 Good-Bye
Sayonara
忍心作別說一句 Good-Bye
不得不講 不得不說 心中苦痛望著你講一聲Good-Bye
不得不講 不得不說
心中苦痛望著你講一聲Good-Bye

連結 : 孽瘤氣損的理由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一齊飲杯今晚威!!


民主黨第二梯隊中堅今晚威, 表現得體令人刮目相看, 請繼續努力為民主出力!


今 晚 威 : 陳 方 安 生 表 現 出 一 定 的 參 選 意 欲   不 覺 自 己 被 勸 退 或 受 壓
2007-09-10 HKT 18:05
汪溟曦報道
泛 民 主 派 出 戰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再 有 新 變 化 , 代 表 民 主 黨 參 選 的 今 晚 威 與 前 政 務 司 長 陳 方 安 生 會 晤 後 , 建 議 民 主 黨 全 力 支 持 陳 方 安 生 參 與 補 選 。

今 晚 威 透 露 , 陳 方 安 生 在 會 面 中 表 達 一 定 的 參 選 意 欲 。 他 強 調 , 不 覺 得 自 己 被 陳 方 安 生 勸 退 , 黨 內 黨 外 亦 無 人 向 他 施 壓 。

係膠城入面, 近呢廿年來, 首次聽到人話...





鄭立大大於在下有關教改的討論中,給了很多回應,有部分也足以用作答案﹕

「有人會覺得為何商人能夠有效地管好自己的公司去賺進大量收益, 為何不可以將這種能力供獻於政治之上? 就我自己的觀察, 商人在想法上, 總會有一個很大的毛病, 導致這原因.

這就是, 在商業, 公司裡, 任何不理想的成果或者人力, 你都可以削除, 你可以辭退掉你不喜歡的員工, 沒生產力的員工. 即使那個員工沒生產力是因為僱主或管理者某些行為所導致的最終成果. 而公司製造出來的污染, 或者是對社會文化的不良影響, 都可以在未有人追究其害的時候免費地排放出去, 不負責任.

至於公司保障成品的方法, 便是 QC, QC 是甚麼? QC 就是將不良品給掃除的意思.

但一個政府管理的是一個社會, 教育的則是下一代, 他們可不能將「不良品」給掃除. 商人的效益, 只在於將所有製造品的良好部份取為己用, 拋棄不好的東西. 但教育出來的人卻不是可以隨便拋棄的, 而一切從社會取用的成本所產生的副作用, 到底還是由社會承受的. 商人一直都不曉得自己其實是在不斷為社會製造問題, 而這些問題往往都是由政府去解決: 包括貧富問題, 教育問題, 醫療健康問題, 當商人自己也是政府的時候, 他們會意識到政府可以為他們謀求利益. 卻不知道政府也是為了平衡他們的為害而存在的.

官商平衡就能夠達成效率, 官商勾結就會吸食所有別的階層的利益, 不幸地香港不屬於前者.」

「因此, 政府就是樹立機制去吸收一切從資本主義排出來的廢物, 透過建立警察治安機制, 減少行劫等行為, 透過教育, 減少商業行為導致的文化崩壞, 透過醫療, 減少貧富懸殊的問題. 政府維持的社會機能使商業活動能夠更安心地進行, 只要合乎法律, 就不必顧慮太多道德.

不過現在資本家太過自大, 以為社會是靠他們的稅金來維持的, 卻不知道, 他們也在免費從大家身上取用很多無法用錢去計算的資源和代價. 」

不過正如在下於正文中所言,香港更大的問題在於,這樣想的不只資本家,連一般市民也被「中環價值」洗了腦。結果只會令整個香港都變成中環。

Source : 方潤日記

chenglap comment

付其餘評論, 值得欣賞

關於好老師那方面, 其實我覺得, 一個良好的教育制度是不應該依靠在好老師底下的. 相反, 如果不太好的老師, 甚至是不好的老師, 也能夠將事情辦得不錯, 並讓他們能夠慢慢的隨著吸收經驗而質素提高. 這樣才真的是在辦一門教育事業.

作為一個將軍, 並不應要求自己底下的士兵都是以一當百的超人, 而是應該想出能夠讓戰技平凡的士兵也能打贏仗的戰略和戰術. 相對而言, 目前香港這種依賴個體表現和投入更多的努力, 「資源增值」地去彌補制度和資源的不足的想法. 根本就是在掩飾決策層決策的輕率, 粗疏和錯誤.

我們不可能每人都是最好的教師, 但每人都各司其職, 一樣可以做得不錯. 就像踢足球一樣, 球技爛的人, 只要做好看顧某一敵隊球員, 一樣可以在球場上發揮作用.

至於現在, 倒是相反, 連最好的教師都沒時間去克盡真正要做的責任, 也發揮不出應有的功用. 而他們真正做多了的事, 是花盡心血去浪費地球的紙張寫一些無益的文字.

順便說說對於交流的看法.

至於交流, 我是覺得, 交流不需要甚麼知識基底, 說對說錯, 有時也不要緊, 友善真誠的心才是交流最重要的東西.

沒有誰的知識真的多到能知宇宙萬事真理, 每人能擁有的知識都畢竟是人類所有知識的一小部份,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的不足, 才想和其他人討論, 得到一些自己沒有的東西.

友善的心寫出的文字比起知識底裡豐富的文字, 更令人看得舒服, 這樣的文章, 已經是很有價值的了.


Saturday, September 8, 2007

夢境成真, 是真的嗎?





另大贈送競選對手資料, 要小心應戰呀! 芙蓉姐姐的策略

葉 劉 致 謝 辭

「 首 先 , 感 激 港 島 區 選 民 投 我 葉 劉 淑 儀 神 聖 一 票 , 我 敢 在 此 向 你 們 保 證 , 在 未 來 的 政 治 生 態 中 , 無 論 環 境 怎 麼 變 更 與 怎 麼 畸 形 , 你 們 的 每 一 張 票 都 是 我 轉 型 從 政 背 後 的 鞭 策 , 要 我 謹 記 , 要 向 選 民 交 代 , 讓 選 民 自 我 感 覺 良 好 , 深 感 那 一 票 絕 對 沒 有 白 投 。 眾 所 周 知 , 我 曾 經 因 為 是 部 門 主 管 之 故 , 負 責 將 廿 三 條 推 出 前 台 。 當 時 社 會 有 極 多 分 歧 , 對 我 個 人 的 謾 罵 詆 毀 , 無 日 無 之 。 誇 張 歪 曲 的 言 論 充 斥 , 社 會 分 化 得 令 人 擔 憂 。 我 個 人 的 政 治 前 途 事 小 , 香 港 的 平 穩 富 足 卻 是 大 事 , 在 歷 史 風 波 面 前 , 我 只 是 一 介 小 民 , 跟 其 他 普 羅 百 姓 無 異 。 經 過 細 密 的 思 量 , 我 決 定 自 我 引 退 , 將 風 波 平 息 , 使 得 社 會 回 復 和 諧 , 減 省 戾 氣 。 香 港 是 我 走 向 順 遂 仕 途 的 福 地 , 我 非 常 愛 惜 它 , 不 忍 別 有 用 心 之 徒 借 我 過 橋 摧 殘 它 , 於 是 我 選 擇 離 港 進 修 , 拿 了 史 丹 福 大 學 碩 士 後 經 不 起 友 好 游 說 回 流 , 發 現 香 港 政 情 平 和 不 少 , 市 民 回 復 理 性 , 反 智 式 攻 擊 我 的 言 論 雖 然 還 是 避 免 不 了 , 總 算 是 比 以 前 溫 和 了 。 這 次 本 人 毅 然 出 選 , 勝 利 絕 非 僥 倖 , 打 贏 對 手 最 大 的 原 因 是 , 選 民 已 經 厭 棄 奄 奄 一 息 的 泛 民 , 渴 求 實 事 實 幹 的 政 治 新 臉 孔 把 清 新 氣 象 帶 進 議 會 。 我 承 諾 日 後 會 跟 民 建 聯 自 由 黨 這 些 務 實 政 團 , 攜 手 打 造 一 個 新 香 港 人 基 地 , 引 領 香 港 配 合 中 國 走 向 世 界 。 」
! ! ! 這 是 本 人 昨 晚 的 噩 夢 內 容 實 錄 , 最 恐 怖 是 葉 劉 又 試 變 回 掃 把 頭 而 掃 把 頭 下 竟 然 是 煲 呔 身 ! 那 隻 煲 呔 還 是 豹 紋 款 ! 夢 魘 會 成 真 的 , 除 非 陳 太 肯 出 戰 , 打 救 一 床 冷 汗 的 我 。

原文: 陳也

Tuesday, September 4, 2007

蝦仔爹de話齋: 飲杯"今晚威", 山雞都唔會生毒瘤!




星期一, 九月 03, 2007

號外:何EE退選

2245 更新:

何EE決定退出垃圾會補選
[03/09 星期一 22:39]

中西區區議員何EE決定退出,12月的垃圾會港島區補選,她晚上發表聲明,指垃圾會的確係垃圾(原文係: 補選是一場港人不能輸的選舉),勝負是香港人有多大決心爭取2012年雙普選的重要指標,她理解泛民主派中有更理想的人選,較她更能團結泛民去打這場不容有失的硬膠,因此決定不參加今次補選,同時退出泛民的初選機制,希望有利其他有承擔的人士考慮參選。
泛民主派早前就垃圾會港島區補選的初選機制,達成共識,推出單一候選人出選,民主黨的今晚威表態有意出選。

連結: 每日一膠

Sunday, September 2, 2007

輸入豬才? 唔使啦掛?




星 期 天 休 息 : 「 優 才 輸 入 計 劃 」 的 庸 才 思 維 殘 障

特 區 政 府 入 境 處 的 「 優 才 計 劃 」 , 反 應 和 成 績 都 不 理 想 。 入 境 處 自 爆 內 幕 , 原 來 許 多 海 外 申 請 人 遭 到 「 拒 絕 」 , 是 因 為 他 們 的 學 歷 , 香 港 並 不 需 要 。 這 位 入 境 處 女 助 理 處 長 舉 例 : 一 位 申 請 人 , 擁 有 探 油 採 礦 工 程 學 歷 , 但 香 港 沒 有 這 樣 的 行 業 , 因 此 其 人 「 得 分 」 雖 高 達 一 百 三 十 , 仍 為 入 境 處 拒 絕
這 位 專 修 採 礦 業 的 海 外 人 士 , 來 到 香 港 不 必 一 定 要 鑽 油 井 採 礦 , 甚 至 也 不 必 投 身 金 融 , 研 究 中 國 的 石 油 礦 產 等 股 票 走 勢 。 讀 採 礦 工 程 , 可 以 做 與 採 礦 完 全 無 關 的 行 業 。 如 前 中 華 民 國 教 育 部 長 陳 立 夫 , 就 是 二 十 年 代 美 國 匹 茲 堡 大 學 採 礦 工 程 畢 業 生 , 回 國 後 主 管 教 育 , 並 出 掌 特 務 情 報 機 構 , 與 兄 長 陳 果 夫 並 稱 CC 系 , 投 身 政 界 , 以 百 年 高 齡 , 年 前 才 逝 世 於 台 灣 。
鑽 油 採 礦 , 訓 練 的 是 嚴 謹 的 科 學 頭 腦 , 要 由 數 據 中 歸 納 成 資 料 , 準 確 判 斷 地 下 資 源 。 且 不 說 涉 及 爆 破 和 開 鑿 隧 道 的 專 業 知 識 , 其 實 對 香 港 有 用 , 還 涉 及 環 境 評 估 、 土 木 工 程 、 地 質 勘 探 , 現 代 的 採 礦 學 , 還 要 使 用 大 量 精 密 的 電 腦 程 式 , 是 邏 輯 思 維 的 上 佳 訓 練 , 正 是 香 港 這 個 泡 沫 社 會 急 需 的 人 才 。 前 特 首 董 建 華 曾 經 提 出 要 實 現 「 知 識 型 經 濟 」 , 挑 選 「 優 才 」 , 如 果 有 長 遠 的 戰 略 眼 光 , 如 果 認 同 當 前 的 炒 股 投 機 風 潮 , 並 非 香 港 經 濟 的 終 極 出 路 , 如 果 尊 重 實 業 和 知 識 , 這 位 助 理 處 長 必 定 不 會 作 出 如 此 愚 昧 的 結 論

這 位 海 外 「 優 才 」 來 香 港 之 後 , 找 不 找 到 工 作 , 也 不 關 特 區 政 府 的 事 , 偏 偏 入 境 處 有 一 個 審 查 制 , 在 申 請 人 來 香 港 後 一 年 , 要 查 人 家 有 沒 有 工 作 。 既 為 「 優 才 」 , 其 心 智 和 修 養 , 必 定 比 特 區 政 府 的 許 多 官 員 都 成 熟 。 讀 探 油 採 礦 出 身 的 專 家 , 來 香 港 不 但 有 大 把 工 作 可 以 幹 , 資 料 數 據 的 訓 練 , 可 以 從 事 統 計 、 公 關 、 報 刊 編 輯 , 甚 或 人 各 有 志 , 第 一 年 他 如 果 喜 歡 , 可 以 到 地 盤 去 當 扎 鐵 工 人 , 一 面 修 讀 教 育 文 憑 , 過 幾 年 後 找 一 家 新 界 村 校 教 數 學 和 地 理 。 甚 至 或 許 他 在 外 國 的 時 候 , 有 一 個 很 有 錢 的 富 婆 長 期 「 包 養 」 , 他 為 了 避 情 , 把 香 港 當 做 人 生 的 另 一 個 驛 站 。 這 位 地 質 資 源 專 家 , 來 香 港 之 後 的 第 一 年 , 可 以 租 住 半 山 一 座 公 寓 , 他 在 海 外 的 紅 顏 知 己 , 可 以 每 個 月 寄 給 他 零 用 錢 花 , 只 要 不 領 取 特 區 政 府 那 點 綜 援 , 一 切 純 屬 一 個 波 希 米 亞 小 知 識 分 子 的 浪 漫 私 隱 , 「 大 市 場 , 小 政 府 」 , 入 境 處 哪 有 資 格 管 得 這 許 多 ?
入 境 處 的 這 個 決 定 , 明 顯 是 抄 仿 自 加 拿 大 、 澳 洲 一 類 西 方 國 家 的 移 民 計 分 方 式 。 加 拿 大 移 民 也 用 計 分 甄 選 , 有 時 醫 生 需 求 大 , 醫 科 畢 業 的 移 民 申 請 人 可 得 十 分 ; 有 時 醫 生 人 才 本 國 飽 和 , 同 樣 資 歷 , 過 幾 年 或 只 會 得 一 分 。 但 無 論 如 何 , 加 拿 大 政 府 不 會 因 為 這 一 年 本 國 醫 生 失 業 者 眾 , 假 定 一 位 醫 生 申 請 人 來 加 拿 大 必 定 失 業 , 就 否 決 其 申 請 。 「 計 分 法 」 的 宗 旨 , 是 觀 覽 申 請 人 全 面 的 人 文 修 養 和 經 濟 實 力 , 並 確 保 其 學 歷 不 是 在 中 國 偽 造 的 。 「 橘 越 淮 而 枳 」 , 西 方 國 家 許 多 良 好 概 念 , 中 國 一 模 仿 就 走 樣 , 像 這 位 海 外 專 才 充 滿 侮 辱 的 待 遇 : 他 有 「 一 百 三 十 分 」 , 但 入 境 處 認 定 他 來 香 港 一 定 找 不 到 工 作 , 一 百 三 十 分 , 就 變 為 零 分 。
因 為 中 國 式 的 教 育 思 維 , 限 於 所 謂 「 學 以 致 用 」 的 現 實 觀 念 , 視 「 教 育 」 為 技 藝 的 培 訓 。 以 特 區 政 府 入 境 處 這 套 標 準 , 一 個 海 外 「 優 才 」 , 如 果 擁 有 哈 佛 大 學 哲 學 博 士 學 位 , 其 專 科 是 柏 拉 圖 及 古 希 臘 , 入 境 處 也 一 定 認 定 其 人 在 香 港 找 不 到 工 作 。 另 一 個 海 外 「 優 才 」 , 倫 敦 大 學 東 方 及 非 洲 研 究 院 的 土 耳 其 文 學 系 畢 業 , 想 申 請 來 香 港 定 居 , 入 境 處 或 會 派 幾 個 官 員 到 尖 沙 嘴 重 慶 大 廈 視 察 , 發 現 重 慶 大 廈 雜 居 者 , 有 尼 日 利 亞 人 、 蘇 丹 人 、 斯 里 蘭 卡 人 , 還 有 布 隆 廸 和 烏 干 達 裔 , 十 年 來 從 無 土 耳 其 裔 人 寄 住 的 紀 錄 。 萬 一 警 方 搜 捕 非 法 入 境 者 , 這 位 懂 得 土 耳 其 語 的 「 海 外 優 才 」 , 在 香 港 恐 怕 連 一 份 傳 譯 員 的 工 作 也 找 不 到 , 這 種 「 申 請 」 , 還 不 快 快 拒 絕 ?

香 港 的 多 家 大 學 , 近 年 都 企 圖 改 革 , 浸 會 大 學 提 倡 「 全 人 教 育 」 , 嶺 南 大 學 提 倡 「 博 雅 教 育 」 , 針 對 的 正 是 「 讀 採 礦 系 一 定 要 做 採 礦 工 程 師 」 的 狹 隘 思 維 。 特 區 政 府 的 入 境 處 似 乎 完 全 不 知 道 香 港 大 專 育 的 變 局 。 吸 引 海 外 優 才 來 香 港 , 由 優 生 學 的 角 度 , 抗 拒 香 港 人 口 劣 質 化 , 是 正 確 的 政 策 , 只 怕 主 掌 此 一 政 策 的 官 員 , 雖 號 稱 「 中 環 精 英 」 , 才 是 不 折 不 扣 的 庸 才 。 若 要 許 多 國 際 優 才 , 接 受 特 區 政 府 的 庸 才 篩 選 、 盤 詰 、 審 裁 , 以 假 大 空 的 言 詞 , 吸 引 他 填 好 冗 長 的 申 請 表 , 復 又 以 狹 窄 的 標 準 , 否 決 其 申 請 , 豈 非 就 是 「 劣 幣 驅 逐 良 幣 」 的 一 場 鬧 劇 ?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 由 巡 查 書 展 、 把 古 典 油 畫 的 裸 體 當 做 三 級 , 到 把 鑽 油 採 礦 專 才 拒 於 香 港 「 優 才 門 外 」 , 在 前 線 運 作 的 , 從 影 視 處 到 入 境 處 , 不 知 有 多 少 庸 才 在 前 線 合 力 打 造 一 個 「 港 人 治 港 」 和 「 國 際 都 市 」 的 奇 特 夢 幻 ? 如 果 香 港 納 稅 人 供 養 的 是 這 樣 的 「 管 治 隊 伍 」 , 香 港 六 百 萬 市 民 的 前 景 , 令 人 感 到 憂 傷 。

陶傑

請給與本頁文章評級及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