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設計內容對白及圖片只給與有緣人仕欣賞
不喜勿入
一切巧合雷同致喜怒哀樂良心不適請恕無任何責任

Warning all contains are designed for predestine people
Please leave if feel not comfortable, no responsibility for any situation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尼日利亞騙案-反騙實錄

話說正當商人水星開設既shopshop_day網上店被出名的尼日利亞騙徒睇中,仲差d上當...殊不知,水星已經比聾貓入侵並洗腦,一於反騙徒,而家d騙徒比水星搞到顛左 ... 真可憐...




尼黨仲響佢地總部貼出告示,嚴格要尼黨會員小心名為 shortshort_day 既賣家:

** 小心反騙徒 **

各位騙徒, 以下係我個人既遭遇, 敬請各位小心提防!!
有位署名膠膠day既客人, 又話寄左貸, 又要我找錢,
其實我係咪要找錢先? 佢先會寄貸呢? 定係我找左錢, 佢又唔寄貸,
咁點算? 有無客人咁衰嫁? 呃左我咁多時間, 我又乜都呃佢唔到,
你地要小心d, 千其唔好比佢呃呀, 今次當我買個教訓啦, 唉

回應1:
你要唔要去報膠呀?

回應2:
抵你死啦, 咁貪心, 叫左你咪出咁高價

回應3:
係我就約佢出黎, 打獲佢啦!

回應4:
哇, 好彩上次條客仔, 知道我呃佢之後, 用粗口鬧完就算, 我寧願佢報警都唔好玩我呀,
反正班膠察都無鬼用, 好快又可以再呃人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大腳拮起





大腳拮起, 恭喜恭喜!
悼"小鷹偏不來"
悼"比你黎你偏唔黎"
悼"美國空母敬酒唔飲"
悼"美軍艦折墮, 乞求中國人道救緩"

中國准來 小鷹號偏不來來港度感恩節釀外交風波

【明報專訊】美國「小鷹號」(Kitty Hawk)航空母艦戰鬥群及其8000名士兵一度被拒來港一事,演變成外交風波。美國國務院周四發炮,要求中國解釋何以突然拒絕小鷹號來港,數小時後中國外交部稱以「人道理由」批准小鷹號入境過感恩節,但美方最後不領情,以艦群「已駛離本港及天氣惡劣」為由,決定取消來港度假4天的行程,艦群昨日並已啟航駛回日本橫須賀海軍基地。

Friday, November 9, 2007

送你一個K



送你一個K
詞:小奧 / 唱:小踢
文化衫 隨便掛 住好啲
諧音玩得多放任 人家敢不敢跟你 去穿著
讓警方 望向踩邊的挑戰 談著處分的計劃我
卻不信城內會沒有吵架
如名號 太喧嘩 鳴肛社監不滿嗎
連累小小的你 不禁害怕
難怪創意會變得 頹垣敗瓦
而家 報紙幾多篇文章
胡亂報導你可隨處犯禁
而圖像亦要靠遮掩 去印

和勝輸 奇異安 廿肆K
尋找改名的抉擇 研討徽章的擺設 與風格
在店方 面對報章的批判 談著道歉的說話
我卻想到城內我遇過的K

如名號 太喧嘩 鳴肛社監不滿嗎
連累小小的你 不禁害怕
難怪創意會變得 頹垣敗瓦
而家 報紙幾多篇文章
胡亂報導你可隨處犯禁
而圖像亦要靠遮掩 

而家 萬四月薪都要給你密碼
或者 再送你一個K
要是你能為我自由付最大代價
期望我亦能令你記住創作實在無限

如樓下 十三樓 樓上K室開喇叭
誰在家中跟你 只有害怕
原是怕沒有指引 隨時入冊 
而家 香港幾多夥談K
然後發現哪夥還會越界
能令你極放心的K 有嗎

錄自: Littleoslo

Wednesday, November 7, 2007

和諧社會








陶傑短評︰聯想有罪「住好o的」




拾肆K文化產品事件,警方抓捕十多人,華文輿論,加入叫好,殊不知今日可以抓「住好o的」,明日以報館藏有「顛覆或分裂國家物品」,例如,一幅陳水扁或達賴喇嘛的新聞圖片像,也可以把一干「知識分子」抓捕,他們大可乖乖自律,從此「醒定o的」。


創作當然時有「踩界」,中國畫家黃永玉,日前在特區時代廣場展覽《阿當》《夏娃》裸體雕像,陽具勃起,乳頭隆尖,體毛茂盛,一樣是公然踩界,令人產生淫褻聯想,比「拾肆K」產生黑社會聯想更甚,因「國寶」身份,淫審塔利班不敢冒犯。


憑「聯想」即可以抓捕,那麼三合會各組織,所謂「大家都係和字頭」,一個「和」字,都可以令人聯想。「住好o的」可以另行設計一款T恤,書以「和諧社會」四字,其中「和」字以黑色大草書標印,「社會」兩字以大黑色粗體,獨一個「諧」字,小一些,用赤色,不知會不會令人聯想「和諧社會」即是「黑社會」理念?此一創意,本欄今日免費向「住好o的」老闆楊某提供,破例不收費。


黑社會有「和合桃」,則一名紋身大漢,戴黑眼鏡,站在砵蘭街,吃「合桃」酥,以綜合的「行為藝術」方式,宣示為黑社會會員,要不要抓?還有「和安樂」之「安樂影片公司」,或姓「辛」之家庭,男丁起名為「怡鞍」,女則英文名叫Yvonne,警察是不是也要抓人呢?

Thursday, November 1, 2007

我是膠社會


























點解膠察咁得閒, 去查一間擺明係做正常生意既公司, 而唔得閒去捉公仔人? 又由得新界私家車無緣無故起火, 對恐嚇痰熱衷既愛國同志束手無策? 唔知幾時開始, 著住件衫就代表係"自稱"? 乜曾經有案例係真係有黨員著住件衫出街恐嚇人? 又如果買件寫住乜乜K既衫, 收埋係屋企算唔算有罪?? 唔係話"自稱"先至係有罪咩? 懷疑三合會會徽? 一睇就知唔係啦, 呢d唔係浪費膠力, 係乜? 我又想問下, 如果好似上面咁既設計, 有邊款合格, 有邊款要叮走?
「住好D」出售懷疑三合會徽章T恤再多一人被捕2007-11-01HKT22:59

連鎖生活用品店「住好D」出售印有類似黑社會社團名字的T恤及明信片,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警方再拘捕一人,被捕人數增至九男九女,包括負責人及設計師。警方又在全港五間「住好D」分店及辦公室搜出88件T恤及數百張明信片。
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署理警司鄭福全表示,任何市民曾經購買涉案產品,均屬違法,呼籲市民致電25277887與警方聯絡。
*更新: 我非常同意蘋果批對今次膠事既分析同理解

蘋果批:K金不存在 世界更可愛?[錄自蘋果日報 2007-NOV-03]
先來幾段網上流傳的笑話*。
如果行行o下街發現地上有4K,你會不會拾?
有人去銀行入數,未入到已經俾警察拉左,點解?
小明送支金筆畀個朋友,第二日小明俾差佬拉左,點解?
有大學畢業生去見工,傾妥薪酬待遇後,老闆同佢都俾人拉左,點解?
要是義安樓拆卸,重建後新落成的大樓應該叫甚麼名字?
有青年崇拜知名本地樂隊Beyond,想組織一隊新的樂隊,會不會犯法?
阿特蘭大過去三場的成績不俗,一勝二和,講波佬順序說出其往績後,俾差佬拉左,點解?
最近有公司出售的一件衣服,被警方指衣服上的字句為黑社會社團名稱,拘捕了有關人士。
印在該衣服上的字句,究竟是社團名稱、黃金純度、還是月薪數字?實在見仁見智,《蘋果批》無意評論。問題是,警方是次行動,正在破壞政府的公信力。政府的最大作用,在於保護市民的生命及財產,令市民免受暴力或心理威脅。為了令市民得以正常生活,政府有責任維持治安,防止任何損害他人身體或財產的行為出現。
自稱黑社會來恐嚇他人,令他人的身體或心理蒙受損害,政府自然應該執法。但高調搜查商舖,並充公該店的衣服,能夠保護市民嗎?能夠打擊黑幫活動嗎?正當商人把一些字句印在衣服上面,根本不會損害其他市民的日常生活,最多也只是在開開玩笑。認為該產品品味低俗的人,罷買該公司的產品,已經是懲罰他們的最佳方法。
警方卻為此事大張旗鼓,向正當商人開刀,不見得能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政府無法做到維持治安的責任之餘,反過來令天馬行空的設計師,受到這種無厘頭執法的心理威脅,算那門子的除暴安良?再者,資源有限,警方把時間、精力、人手用在打擊正當生意上,也令真正用來維持治安的資源減少。如此做法,只會令市民覺得,政府不去認真打擊罪案,反而向一般生意人開刀,破壞政府的認受性。唐英年司長不久前才公開表示,「香港的言論自由沒有倒退」;可是幾十小時後,警方卻連在衣服上開開玩笑也要拉要鎖。談正經事不行,如今連開個笑話也不行。警方的行動,猶如向唐司長摑了一巴掌
*節錄/改篇自香港高登「吹水區」。
《蘋果批》網誌:
http://pieatapple.wordpress.com
高明輝

Wednesday, October 24, 2007

死亡筆記

話說死神冥王流克同水星雷母傾開點樣對付班膠人,水星雷母就話不如用死亡筆記,不過冥王流克就覺得世上咁多膠人, 一本吾夠用。水星雷母就想到方法如下:

第一頁寫: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宇宙大王萬歲

video

膠花, 四朶膠花~~

原來, 孽瘤係茫茫宇宙, 帶住佢四條靚, 為我地帶黎歡笑, 實在太滾~~ 動了

Friday, October 12, 2007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海洋公園十二月預埋你!

rip_oceanparkb
海洋公園十二月預埋你!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祝大家中秋快樂!




講多無謂, 食多會滯, 今年中秋特別濕滯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膠城雖然係膠... 但有時都有非膠既


以非膠打硬膠, 生存之正道; 常人不妨讀多本書, 下面介紹的(當然不是左邊呢本) 值得留意

----------------------------------------------

數學難,是事實。但有甚麼東西,要做好不難﹖
所有東西要學好,都要重複練習。英文難、生物難、歷史難……學好中文也難。
同學喜歡打球、游泳、跳舞。運動對在下這種手腳不靈活的人,難上加難。

也許是因為,數學特別講求「循序漸進」。
當然,每一科目都要求打好基礎。可是,同學也許有經驗﹕上一次測驗成績不好,但下一次成績 可能會不錯。數學卻很少有這種事,這一課沒學好,下一課就很難跟得上。
沒學好加減乘除,就學不好分數﹔不懂得代數的人,不可能讀微積分。

來源 : 方潤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佛門清淨地, 遊人絡繹不絕



自從360跳崖罷工之後, 遊人減少. 其實佛門唔係清淨地咩? 依家咁咪好羅, 寶蓮寺要咁多人上去做乜, d人又唔係去拜佛, 個個去好似睇馬嬲咁, 有乜咁好去? 呢位智慧施主真係睇唔到佢有幾多"慧根", 答得咁人話, 毫無玄機啟示

如果係我, 我就會答:

"生生死死, 生死有命, 搭360唔一定死, 唔搭360唔一定唔死, 善哉"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能夠死在佛邊係一種無上既光榮, 我願意第一個搭360"

"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南嘸360陀佛...(重覆一萬次)"

"維修係難既, 重建先至係有勇氣 -- (董伯語氣)"

"邊個係人, 邊個會變鬼, 我隻佛眼睇得出! -- (大契語氣)"

"昂平遊~人回望退, 邊個搞~彎我盤飯...少林加唱歌的確係~醒 -- (大師兄語氣扮阿lam唱)"

-----------------------------------------
生果日報網上版

寶 蓮 寺 住 持 : 360 唔 整 好 過
【 本 報 訊 】 離 島 區 議 會 旅 遊 及 漁 農 工 商 委 員 會 昨 日 舉 行 會 議 , 多 名 委 員 期 待 昂 坪 360 在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 離 島 民 政 事 務 助 理 專 員 譚 仲 麟 說 , 明 白 昂 坪 360 停 駛 影 響 離 島 區 整 體 旅 遊 業 。 據 他 了 解 , 昂 坪 360 最 快 要 待 調 查 公 佈 後 , 再 研 究 重 開 日 期 , 不 會 在 十 一 黃 金 周 前 重 開 。
十 一 黃 金 周 仍 停 駛
與 會 的 寶 蓮 寺 住 持 釋 智 慧 法 師 說 : 「 昂 坪 360 停 駛 之 後 , 上 寶 蓮 寺
遊 客 減 少 八 至 九 成 , 人 流 仲 少 過 昂 坪 360 未 通 車 之 前 。 真 係 唔 整 好 過 整 。 」 他 表 示 , 昂 坪 360 通 車 後 , 不 少 旅 行 社 舉 辦 內 地 及 本 地 團 到 寶 蓮 寺 , 但 現 在 旅 行 團 已 寥 寥 可 數 。 他 說 : 「 我 自 己 有 車 上 山 落 山 , 從 來 冇 坐 過 昂 坪 360 。 」
新 大 嶼 山 巴 士 有 限 公 司 執 行 董 事 莫 華 勳 指 出 , 昂 坪 360 停 駛 , 無 論 梅 窩 及 東 涌 來 往 寶 蓮 寺 的 乘 客 , 並 沒 有 增 加 , 反 而 減 少 。
離 島 區 議 會 旅 遊 及 漁 農 工 商 委 員 會 主 席 鄺 國 威 說 : 「 昂 坪 360 已 變 成 政 府 蝕 本
投 資 項 目 , 就 算 重 開 , 相 信 初 時 冇 乜 人 敢 搭 。 」 昂 坪 360 未 能 趕 及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 令 不 少 委 員 大 失 所 望 。

寶 蓮 寺 住 持 釋 智 慧 法 師 昨 日 對 昂 坪 360 能 否 趕 及 十 一 黃 金 周 重 開 沉 默 不 語 , 閉 目 養 神 。

蘋果虧



[更新!!]

邊個寫呢渣野? 要打pat pat

難道膠港只要有經濟就最實際?
熟輕熟重, 今次比一個膠你反省下

蘋 果 批 : 景 賢 里 清 拆 元 兇 就 是 保 育 分 子

景 賢 里 遭 清 拆 , 《 蘋 果 批 》 仝 人 , 昨 天 看 著 電 視 , 見 到 牌 坊 上 景 賢 里 三 字 被 工 人 用 電 鑽 鑿 去 , 忍 不 住 要 流 淚 , 《 蘋 果 批 》 真 的 心 碎 。 不 過 除 了 傷 心 之 外 , 《 蘋 果 批 》 感 到 一 份 憤 怒 , 因 為 今 次 景 賢 里 被 清 拆 , 是 因 為 保 育 分 子 藥 石 亂 投 , 一 味 要 求 政 府 粗 暴 介 入 私 有 產 權 , 最 終 令 景 賢 里 加 快 清 拆 。
試 想 , 要 是 景 賢 里 是 你 的 。 你 很 想 將 之 保 留 , 並 用 來 自 住 , 情 況 就 如 原 先 的 傳 聞 一 樣 , 業 主 購 買 景 賢 里 後 會 用 來 自 住 。 本 來 景 賢 里 因 為 業 主 自 住 而 得 到 妥 善 保 留 , 偏 偏 出 現 了 一 些 「 保 育 」 團 體 , 要 求 政 府 將 「 他 的 家 」 列 作 「 古 蹟 」 看 待 。
身 為 業 主 , 自 然 希 望 知 道 自 己 的 物 業 成 為 古 蹟 後 , 會 是 怎 樣 。 原 來 , 列 為 古 蹟 之 後 , 進 行 任 何 建 築 工 程 、 種 植 或 者 砍 伐 樹 木 , 甚 至 任 何 可 能 干 擾 古 蹟 的 舉 動 , 除 非 得 到 批 准 , 否 則 也 不 能 進 行 。 要 轉 售 也 就 更 不 用 談 了 。
之 後 要 跟 政 府 商 討 賠 償 , 賠 償 機 制 透 明 度 低 之 餘 , 加 上 建 築 物 的 控 制 權 也 在 政 府 掌 握 之 中 , 業 主 要 面 對 相 當 多 的 不 明 朗 因 素 。 看 到 這 一 切 , 身 為 業 主 , 就 算 深 愛 自 己 的 建 築 物 , 尊 重 建 築 物 背 後 的 歷 史 , 也 惟 有 早 早 將 之 清 拆 , 以 免 被 列 為 古 蹟 之 後 , 被 政 府 蹂 躪 。
為 何 會 令 業 主 有 這 個 做 法 ? 自 然 是 因 為 「 保 育 」 分 子 過 份 狂 熱 , 遇 上 一 個 弱 勢 、 不 能 保 護 市 民 私 產 的 政 府 , 視 所 有 有 一 定 樓 齡 的 建 築 物 為 古 蹟 , 才 會 嚇 得 業 主 們 加 速 清 拆 自 己 的 物 業 。
三 七 年 建 成 的 景 賢 里 , 七 十 年 內 數 度 易 手 , 一 直 相 安 無 事 。 最 新 一 次 易 手 , 在 本 年 內 進 行 , 有 「 保 育 」 組 織 也 直 言 , 有 傳 景 賢 里 的 最 新 業 主 , 購 買 後 本 來 會 用 來 自 住 , 令 景 賢 里 繼 續 保 留 。 但 近 年 這 些 「 保 育 」 分 子 過 份 狂 熱 , 視 自 住 為 威 脅 , 要 求 將 景 賢 里 列 為 古 蹟 , 才 是 加 速 景 賢 里 清 拆 的 元 兇 。
本 來 私 人 擁 有 , 自 住 或 作 其 他 用 途 , 透 過 建 築 物 本 身 的 價 值 來 令 它 可 以 繼 續 存 在 。 但 不 幸 的 是 , 景 賢 里 被 「 保 育 」 分 子 盯 上 , 要 求 政 府 以 古 蹟 的 名 義 , 削 減 業 主 的 業 權 。 「 保 育 」 組 織 這 種 行 動 , 迫 使 業 主 放 棄 保 留 。
要 是 你 擁 有 其 他 上 了 年 紀 的 建 築 物 , 甚 至 乎 , 該 建 築 物 不 僅 是 你 的 , 你 一 家 三 代 也 住 在 裡 面 。 看 見 「 保 育 」 分 子 看 上 了 你 的 家 , 要 求 削 減 你 的 業 權 , 將 你 的 物 業 列 為 古 蹟 , 你 能 怎 麼 做 ? 一 是 拱 手 相 讓 ; 二 是 早 日 拆 去 建 築 物 , 免 得 被 扣 上 古 蹟 之 名 。 明 顯 的 是 , 「 保 育 」 分 子 的 訴 求 越 強 烈 , 令 原 先 不 會 清 拆 的 古 蹟 也 加 速 清 拆 。
近 年 「 保 育 」 分 子 的 要 求 越 來 越 激 烈 , 給 予 一 般 市 民 的 印 象 是 甚 麼 都 不 能 拆 。 弔 詭 的 是 , 一 些 本 來 不 會 清 拆 而 又 上 了 年 紀 的 建 築 物 的 業 主 , 見 「 保 育 」 分 子 的 行 動 如 此 激 烈 , 惟 有 在 未 被 「 保 育 」 分 子 看 上 前 及 早 拆 掉 。 《 蘋 果 批 》 明 白 與 支 持 保 育 精 神 , 不 過 「 保 育 」 分 子 高 估 及 濫 用 了 政 府 干 預 的 能 力 , 弄 巧 反 拙 , 反 而 是 令 不 少 香 港 珍 惜 的 建 築 物 提 早 拆 去 , 實 在 可 惜 , 令 人 流 淚 。
《 蘋 果 批 》 網 誌 : http://pieatapple.wordpress.com
電 郵 : pie@appledaily.com

粗人講野係無乜理據, 不如睇下才子點講?

陶 傑 短 評 ︰ 保 育 是 元 兇 ?「 京 華 春 夢 」 古 宅 景 賢 里 , 在 特 區 政 府 林 鄭 月 娥 與 地 產 商 應 外 合 之 下 , 終 於 化 為 瓦 礫 。
拆 皇 碼 , 林 鄭 與 一 批 保 育 分 子 硬 碰 , 雄 辯 做 騷 ; 拆 景 賢 里 , 明 知 景 賢 里 這 座 中 國 傳 統 府 宅 , 建 於 戰 前 , 集 中 國 庭 園 建 築 精 華 , 在 經 歷 「 文 革 」 暴 虐 、 鄧 小 平 的 「 發 展 是 硬 道 理 」 的 大 鏟 拆 , 景 賢 里 這 樣 的 華 美 建 築 , 在 整 個 廣 東 省 , 可 謂 碩 果 僅 存 , 林 鄭 如 果 認 定 其 為 古 蹟 之 誠 意 , 則 一 早 就 一 樣 挺 身 而 出 , 與 景 賢 里 的 新 業 主 辯 論 , 也 做 場 親 民 騷 看 看 , 可 見 特 府 捍 衞 的 是 地 產 商 利 益 , 林 鄭 之 權 術 , 大 有 進 境 。
有 華 文 評 論 指 , 拆 景 賢 里 , 元 兇 是 保 育 人 士 , 理 由 是 保 育 人 士 一 叫 喊 , 業 主 一 急 , 即 搶 先 動 手 。 如 此 邏 輯 , 如 同 這 位 評 論 人 的 家 , 被 一 個 賊 佬 進 去 了 , 綁 了 他 的 老 母 和 妹 妹 , 他 在 外 面 , 接 了 賊 佬 的 勒 索 電 話 , 暗 中 報 警 , 賊 佬 見 到 警 車 來 到 , 馬 上 殺 了 他 的 老 母 , 姦 了 他 的 妹 子 , 並 在 他 家 引 爆 了 一 枚 炸 彈 。 警 方 二 話 不 說 , 把 報 警 的 人 拘 捕 , 說 他 就 是 兇 手 : 「 你 個 仆 街 , 唔 X 報 警 , 你 咪 唔 會 家 鏟 , 家 叉 廚 你 個 X 樣 謀 殺 ! 」
此 為 中 國 小 農 思 維 之 典 範 。 中 國 人 社 會 為 何 永 遠 擺 脫 不 了 暴 政 崇 拜 的 「 家 鏟 」 宿 命 , 這 種 言 論 , 就 是 因 由 , 如 此 智 商 高 超 的 立 論 , 不 禁 令 人 大 讚 : 香 港 有 前 途 !

真正的原因, 以這個更為合理:
2006/07年,政府因為天星皇后受壓,承諾要搞好香港的歷史保育,但是,政府又想壓低市民對保育的期望,所以,何志平曾高調公佈大量屬歷史建築的私人 物業的資料,以強調保育要花天文數字的公帑,難度甚高。但政府這種政治手段,估計引起不少大業主的恐慌,又或者令某些人想到利用此機會投機謀利,也許,景 賢里的業主亦不例外。
延伸跟進 : 獨立媒體


陶 傑 短 評 : 民 主 元 兇

「 京 華 春 夢 」 舊 中 國 府 宅 「 景 賢 里 」 遭 到 拆 卸 , 引 起 公 憤 , 有 華 文 評 論 卻 指 : 拆 毀 古 蹟 , 元 兇 其 實 是 「 保 育 分 子 」 , 因 為 「 身 為 業 主 , 自 然 希 望 知 道 自 己 的 物 業 成 為 古 蹟 之 後 , 會 是 怎 樣 」 , 一 旦 受 到 保 育 「 刺 激 」 , 才 會 搶 先 拆 屋 。
在 歐 洲 、 英 國 、 加 拿 大 , 一 座 舊 建 築 即 使 是 私 產 , 出 於 環 境 和 歷 史 , 政 府 定 為 古 蹟 , 業 主 不 得 動 一 塊 磚 。 香 港 一 名 中 年 獨 身 的 大 律 師 , 在 英 國 買 了 一 座 五 百 年 的 古 堡 , 也 不 可 以 把 古 堡 夷 為 平 地 , 改 建 成 三 數 幢 風 水 豪 宅 , 向 中 國 暴 發 戶 看 齊 , 許 多 香 港 移 民 在 溫 哥 華 買 了 屋 , 亂 砍 樹 木 , 也 遭 到 一 條 街 的 居 民 唾 罵 歧 視 , 指 為 低 等 的 暴 發 戶 。
保 育 人 士 要 求 不 拆 景 賢 里 , 完 全 合 理 。 惟 在 某 些 評 論 員 眼 中 , 「 要 求 激 烈 」 , 變 成 了 隨 時 會 衝 進 府 宅 、 把 業 主 共 產 共 妻 的 一 眾 「 保 育 共 匪 」 , 業 主 為 求 「 保 產 抗 共 」 , 則 搶 先 毀 產 拆 樓 , 不 但 符 合 「 自 由 市 場 」 原 則 , 而 且 三 貞 九 烈 , 令 人 景 仰 。
此 一 中 國 式 邏 輯 , 其 實 相 當 迎 合 中 方 口 味 , 中 國 政 府 大 可 吸 取 靈 感 , 宣 佈 : 一 旦 港 島 選 民 膽 敢 以 選 票 把 陳 太 送 進 立 法 會 , 則 普 選 二 ○ 四 六 年 也 不 要 指 望 有 。
如 此 陳 太 即 可 由 「 民 主 女 神 」 , 打 造 為 葬 送 民 主 的 元 兇 , 此 即 為 「 景 賢 里 拆 樓 思 考 模 式 」 , 陳 太 從 此 即 可 遭 泛 民 主 派 辱 罵 , 「 支 持 民 主 」 的 市 民 擲 番 茄 、 吐 口 水 , 如 同 三 百 多 年 前 , 抗 清 將 領 袁 崇 煥 遭 剮 千 刀 , 其 肉 賣 一 文 錢 一 小 片 , 北 京 的 蟻 民 , 爭 著 撲 上 去 買 。
有 如 此 有 趣 的 言 論 , 香 港 的 下 一 代 有 福 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藍星先鋒部緊急撤離地球!


















忍著淚說 goodbye!

迷迷糊沒有歡聲 
茫茫然人盡失態
有結在心坎中 
結集無邊苦痛
可曾承認失敗 
無人能為我開解
離愁人嘗盡苦態 
你未明我傷心
眼淚朝心中滲 
明日不能兩相偕
Sayonara 忍著淚說一聲 Good-Bye
Sayonara
忍心作別說一句 Good-Bye
不得不講 不得不說 心中苦痛望著你講一聲Good-Bye
不得不講 不得不說
心中苦痛望著你講一聲Good-Bye

連結 : 孽瘤氣損的理由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一齊飲杯今晚威!!


民主黨第二梯隊中堅今晚威, 表現得體令人刮目相看, 請繼續努力為民主出力!


今 晚 威 : 陳 方 安 生 表 現 出 一 定 的 參 選 意 欲   不 覺 自 己 被 勸 退 或 受 壓
2007-09-10 HKT 18:05
汪溟曦報道
泛 民 主 派 出 戰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再 有 新 變 化 , 代 表 民 主 黨 參 選 的 今 晚 威 與 前 政 務 司 長 陳 方 安 生 會 晤 後 , 建 議 民 主 黨 全 力 支 持 陳 方 安 生 參 與 補 選 。

今 晚 威 透 露 , 陳 方 安 生 在 會 面 中 表 達 一 定 的 參 選 意 欲 。 他 強 調 , 不 覺 得 自 己 被 陳 方 安 生 勸 退 , 黨 內 黨 外 亦 無 人 向 他 施 壓 。

係膠城入面, 近呢廿年來, 首次聽到人話...





鄭立大大於在下有關教改的討論中,給了很多回應,有部分也足以用作答案﹕

「有人會覺得為何商人能夠有效地管好自己的公司去賺進大量收益, 為何不可以將這種能力供獻於政治之上? 就我自己的觀察, 商人在想法上, 總會有一個很大的毛病, 導致這原因.

這就是, 在商業, 公司裡, 任何不理想的成果或者人力, 你都可以削除, 你可以辭退掉你不喜歡的員工, 沒生產力的員工. 即使那個員工沒生產力是因為僱主或管理者某些行為所導致的最終成果. 而公司製造出來的污染, 或者是對社會文化的不良影響, 都可以在未有人追究其害的時候免費地排放出去, 不負責任.

至於公司保障成品的方法, 便是 QC, QC 是甚麼? QC 就是將不良品給掃除的意思.

但一個政府管理的是一個社會, 教育的則是下一代, 他們可不能將「不良品」給掃除. 商人的效益, 只在於將所有製造品的良好部份取為己用, 拋棄不好的東西. 但教育出來的人卻不是可以隨便拋棄的, 而一切從社會取用的成本所產生的副作用, 到底還是由社會承受的. 商人一直都不曉得自己其實是在不斷為社會製造問題, 而這些問題往往都是由政府去解決: 包括貧富問題, 教育問題, 醫療健康問題, 當商人自己也是政府的時候, 他們會意識到政府可以為他們謀求利益. 卻不知道政府也是為了平衡他們的為害而存在的.

官商平衡就能夠達成效率, 官商勾結就會吸食所有別的階層的利益, 不幸地香港不屬於前者.」

「因此, 政府就是樹立機制去吸收一切從資本主義排出來的廢物, 透過建立警察治安機制, 減少行劫等行為, 透過教育, 減少商業行為導致的文化崩壞, 透過醫療, 減少貧富懸殊的問題. 政府維持的社會機能使商業活動能夠更安心地進行, 只要合乎法律, 就不必顧慮太多道德.

不過現在資本家太過自大, 以為社會是靠他們的稅金來維持的, 卻不知道, 他們也在免費從大家身上取用很多無法用錢去計算的資源和代價. 」

不過正如在下於正文中所言,香港更大的問題在於,這樣想的不只資本家,連一般市民也被「中環價值」洗了腦。結果只會令整個香港都變成中環。

Source : 方潤日記

chenglap comment

付其餘評論, 值得欣賞

關於好老師那方面, 其實我覺得, 一個良好的教育制度是不應該依靠在好老師底下的. 相反, 如果不太好的老師, 甚至是不好的老師, 也能夠將事情辦得不錯, 並讓他們能夠慢慢的隨著吸收經驗而質素提高. 這樣才真的是在辦一門教育事業.

作為一個將軍, 並不應要求自己底下的士兵都是以一當百的超人, 而是應該想出能夠讓戰技平凡的士兵也能打贏仗的戰略和戰術. 相對而言, 目前香港這種依賴個體表現和投入更多的努力, 「資源增值」地去彌補制度和資源的不足的想法. 根本就是在掩飾決策層決策的輕率, 粗疏和錯誤.

我們不可能每人都是最好的教師, 但每人都各司其職, 一樣可以做得不錯. 就像踢足球一樣, 球技爛的人, 只要做好看顧某一敵隊球員, 一樣可以在球場上發揮作用.

至於現在, 倒是相反, 連最好的教師都沒時間去克盡真正要做的責任, 也發揮不出應有的功用. 而他們真正做多了的事, 是花盡心血去浪費地球的紙張寫一些無益的文字.

順便說說對於交流的看法.

至於交流, 我是覺得, 交流不需要甚麼知識基底, 說對說錯, 有時也不要緊, 友善真誠的心才是交流最重要的東西.

沒有誰的知識真的多到能知宇宙萬事真理, 每人能擁有的知識都畢竟是人類所有知識的一小部份,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的不足, 才想和其他人討論, 得到一些自己沒有的東西.

友善的心寫出的文字比起知識底裡豐富的文字, 更令人看得舒服, 這樣的文章, 已經是很有價值的了.


Saturday, September 8, 2007

夢境成真, 是真的嗎?





另大贈送競選對手資料, 要小心應戰呀! 芙蓉姐姐的策略

葉 劉 致 謝 辭

「 首 先 , 感 激 港 島 區 選 民 投 我 葉 劉 淑 儀 神 聖 一 票 , 我 敢 在 此 向 你 們 保 證 , 在 未 來 的 政 治 生 態 中 , 無 論 環 境 怎 麼 變 更 與 怎 麼 畸 形 , 你 們 的 每 一 張 票 都 是 我 轉 型 從 政 背 後 的 鞭 策 , 要 我 謹 記 , 要 向 選 民 交 代 , 讓 選 民 自 我 感 覺 良 好 , 深 感 那 一 票 絕 對 沒 有 白 投 。 眾 所 周 知 , 我 曾 經 因 為 是 部 門 主 管 之 故 , 負 責 將 廿 三 條 推 出 前 台 。 當 時 社 會 有 極 多 分 歧 , 對 我 個 人 的 謾 罵 詆 毀 , 無 日 無 之 。 誇 張 歪 曲 的 言 論 充 斥 , 社 會 分 化 得 令 人 擔 憂 。 我 個 人 的 政 治 前 途 事 小 , 香 港 的 平 穩 富 足 卻 是 大 事 , 在 歷 史 風 波 面 前 , 我 只 是 一 介 小 民 , 跟 其 他 普 羅 百 姓 無 異 。 經 過 細 密 的 思 量 , 我 決 定 自 我 引 退 , 將 風 波 平 息 , 使 得 社 會 回 復 和 諧 , 減 省 戾 氣 。 香 港 是 我 走 向 順 遂 仕 途 的 福 地 , 我 非 常 愛 惜 它 , 不 忍 別 有 用 心 之 徒 借 我 過 橋 摧 殘 它 , 於 是 我 選 擇 離 港 進 修 , 拿 了 史 丹 福 大 學 碩 士 後 經 不 起 友 好 游 說 回 流 , 發 現 香 港 政 情 平 和 不 少 , 市 民 回 復 理 性 , 反 智 式 攻 擊 我 的 言 論 雖 然 還 是 避 免 不 了 , 總 算 是 比 以 前 溫 和 了 。 這 次 本 人 毅 然 出 選 , 勝 利 絕 非 僥 倖 , 打 贏 對 手 最 大 的 原 因 是 , 選 民 已 經 厭 棄 奄 奄 一 息 的 泛 民 , 渴 求 實 事 實 幹 的 政 治 新 臉 孔 把 清 新 氣 象 帶 進 議 會 。 我 承 諾 日 後 會 跟 民 建 聯 自 由 黨 這 些 務 實 政 團 , 攜 手 打 造 一 個 新 香 港 人 基 地 , 引 領 香 港 配 合 中 國 走 向 世 界 。 」
! ! ! 這 是 本 人 昨 晚 的 噩 夢 內 容 實 錄 , 最 恐 怖 是 葉 劉 又 試 變 回 掃 把 頭 而 掃 把 頭 下 竟 然 是 煲 呔 身 ! 那 隻 煲 呔 還 是 豹 紋 款 ! 夢 魘 會 成 真 的 , 除 非 陳 太 肯 出 戰 , 打 救 一 床 冷 汗 的 我 。

原文: 陳也

Tuesday, September 4, 2007

蝦仔爹de話齋: 飲杯"今晚威", 山雞都唔會生毒瘤!




星期一, 九月 03, 2007

號外:何EE退選

2245 更新:

何EE決定退出垃圾會補選
[03/09 星期一 22:39]

中西區區議員何EE決定退出,12月的垃圾會港島區補選,她晚上發表聲明,指垃圾會的確係垃圾(原文係: 補選是一場港人不能輸的選舉),勝負是香港人有多大決心爭取2012年雙普選的重要指標,她理解泛民主派中有更理想的人選,較她更能團結泛民去打這場不容有失的硬膠,因此決定不參加今次補選,同時退出泛民的初選機制,希望有利其他有承擔的人士考慮參選。
泛民主派早前就垃圾會港島區補選的初選機制,達成共識,推出單一候選人出選,民主黨的今晚威表態有意出選。

連結: 每日一膠

Sunday, September 2, 2007

輸入豬才? 唔使啦掛?




星 期 天 休 息 : 「 優 才 輸 入 計 劃 」 的 庸 才 思 維 殘 障

特 區 政 府 入 境 處 的 「 優 才 計 劃 」 , 反 應 和 成 績 都 不 理 想 。 入 境 處 自 爆 內 幕 , 原 來 許 多 海 外 申 請 人 遭 到 「 拒 絕 」 , 是 因 為 他 們 的 學 歷 , 香 港 並 不 需 要 。 這 位 入 境 處 女 助 理 處 長 舉 例 : 一 位 申 請 人 , 擁 有 探 油 採 礦 工 程 學 歷 , 但 香 港 沒 有 這 樣 的 行 業 , 因 此 其 人 「 得 分 」 雖 高 達 一 百 三 十 , 仍 為 入 境 處 拒 絕
這 位 專 修 採 礦 業 的 海 外 人 士 , 來 到 香 港 不 必 一 定 要 鑽 油 井 採 礦 , 甚 至 也 不 必 投 身 金 融 , 研 究 中 國 的 石 油 礦 產 等 股 票 走 勢 。 讀 採 礦 工 程 , 可 以 做 與 採 礦 完 全 無 關 的 行 業 。 如 前 中 華 民 國 教 育 部 長 陳 立 夫 , 就 是 二 十 年 代 美 國 匹 茲 堡 大 學 採 礦 工 程 畢 業 生 , 回 國 後 主 管 教 育 , 並 出 掌 特 務 情 報 機 構 , 與 兄 長 陳 果 夫 並 稱 CC 系 , 投 身 政 界 , 以 百 年 高 齡 , 年 前 才 逝 世 於 台 灣 。
鑽 油 採 礦 , 訓 練 的 是 嚴 謹 的 科 學 頭 腦 , 要 由 數 據 中 歸 納 成 資 料 , 準 確 判 斷 地 下 資 源 。 且 不 說 涉 及 爆 破 和 開 鑿 隧 道 的 專 業 知 識 , 其 實 對 香 港 有 用 , 還 涉 及 環 境 評 估 、 土 木 工 程 、 地 質 勘 探 , 現 代 的 採 礦 學 , 還 要 使 用 大 量 精 密 的 電 腦 程 式 , 是 邏 輯 思 維 的 上 佳 訓 練 , 正 是 香 港 這 個 泡 沫 社 會 急 需 的 人 才 。 前 特 首 董 建 華 曾 經 提 出 要 實 現 「 知 識 型 經 濟 」 , 挑 選 「 優 才 」 , 如 果 有 長 遠 的 戰 略 眼 光 , 如 果 認 同 當 前 的 炒 股 投 機 風 潮 , 並 非 香 港 經 濟 的 終 極 出 路 , 如 果 尊 重 實 業 和 知 識 , 這 位 助 理 處 長 必 定 不 會 作 出 如 此 愚 昧 的 結 論

這 位 海 外 「 優 才 」 來 香 港 之 後 , 找 不 找 到 工 作 , 也 不 關 特 區 政 府 的 事 , 偏 偏 入 境 處 有 一 個 審 查 制 , 在 申 請 人 來 香 港 後 一 年 , 要 查 人 家 有 沒 有 工 作 。 既 為 「 優 才 」 , 其 心 智 和 修 養 , 必 定 比 特 區 政 府 的 許 多 官 員 都 成 熟 。 讀 探 油 採 礦 出 身 的 專 家 , 來 香 港 不 但 有 大 把 工 作 可 以 幹 , 資 料 數 據 的 訓 練 , 可 以 從 事 統 計 、 公 關 、 報 刊 編 輯 , 甚 或 人 各 有 志 , 第 一 年 他 如 果 喜 歡 , 可 以 到 地 盤 去 當 扎 鐵 工 人 , 一 面 修 讀 教 育 文 憑 , 過 幾 年 後 找 一 家 新 界 村 校 教 數 學 和 地 理 。 甚 至 或 許 他 在 外 國 的 時 候 , 有 一 個 很 有 錢 的 富 婆 長 期 「 包 養 」 , 他 為 了 避 情 , 把 香 港 當 做 人 生 的 另 一 個 驛 站 。 這 位 地 質 資 源 專 家 , 來 香 港 之 後 的 第 一 年 , 可 以 租 住 半 山 一 座 公 寓 , 他 在 海 外 的 紅 顏 知 己 , 可 以 每 個 月 寄 給 他 零 用 錢 花 , 只 要 不 領 取 特 區 政 府 那 點 綜 援 , 一 切 純 屬 一 個 波 希 米 亞 小 知 識 分 子 的 浪 漫 私 隱 , 「 大 市 場 , 小 政 府 」 , 入 境 處 哪 有 資 格 管 得 這 許 多 ?
入 境 處 的 這 個 決 定 , 明 顯 是 抄 仿 自 加 拿 大 、 澳 洲 一 類 西 方 國 家 的 移 民 計 分 方 式 。 加 拿 大 移 民 也 用 計 分 甄 選 , 有 時 醫 生 需 求 大 , 醫 科 畢 業 的 移 民 申 請 人 可 得 十 分 ; 有 時 醫 生 人 才 本 國 飽 和 , 同 樣 資 歷 , 過 幾 年 或 只 會 得 一 分 。 但 無 論 如 何 , 加 拿 大 政 府 不 會 因 為 這 一 年 本 國 醫 生 失 業 者 眾 , 假 定 一 位 醫 生 申 請 人 來 加 拿 大 必 定 失 業 , 就 否 決 其 申 請 。 「 計 分 法 」 的 宗 旨 , 是 觀 覽 申 請 人 全 面 的 人 文 修 養 和 經 濟 實 力 , 並 確 保 其 學 歷 不 是 在 中 國 偽 造 的 。 「 橘 越 淮 而 枳 」 , 西 方 國 家 許 多 良 好 概 念 , 中 國 一 模 仿 就 走 樣 , 像 這 位 海 外 專 才 充 滿 侮 辱 的 待 遇 : 他 有 「 一 百 三 十 分 」 , 但 入 境 處 認 定 他 來 香 港 一 定 找 不 到 工 作 , 一 百 三 十 分 , 就 變 為 零 分 。
因 為 中 國 式 的 教 育 思 維 , 限 於 所 謂 「 學 以 致 用 」 的 現 實 觀 念 , 視 「 教 育 」 為 技 藝 的 培 訓 。 以 特 區 政 府 入 境 處 這 套 標 準 , 一 個 海 外 「 優 才 」 , 如 果 擁 有 哈 佛 大 學 哲 學 博 士 學 位 , 其 專 科 是 柏 拉 圖 及 古 希 臘 , 入 境 處 也 一 定 認 定 其 人 在 香 港 找 不 到 工 作 。 另 一 個 海 外 「 優 才 」 , 倫 敦 大 學 東 方 及 非 洲 研 究 院 的 土 耳 其 文 學 系 畢 業 , 想 申 請 來 香 港 定 居 , 入 境 處 或 會 派 幾 個 官 員 到 尖 沙 嘴 重 慶 大 廈 視 察 , 發 現 重 慶 大 廈 雜 居 者 , 有 尼 日 利 亞 人 、 蘇 丹 人 、 斯 里 蘭 卡 人 , 還 有 布 隆 廸 和 烏 干 達 裔 , 十 年 來 從 無 土 耳 其 裔 人 寄 住 的 紀 錄 。 萬 一 警 方 搜 捕 非 法 入 境 者 , 這 位 懂 得 土 耳 其 語 的 「 海 外 優 才 」 , 在 香 港 恐 怕 連 一 份 傳 譯 員 的 工 作 也 找 不 到 , 這 種 「 申 請 」 , 還 不 快 快 拒 絕 ?

香 港 的 多 家 大 學 , 近 年 都 企 圖 改 革 , 浸 會 大 學 提 倡 「 全 人 教 育 」 , 嶺 南 大 學 提 倡 「 博 雅 教 育 」 , 針 對 的 正 是 「 讀 採 礦 系 一 定 要 做 採 礦 工 程 師 」 的 狹 隘 思 維 。 特 區 政 府 的 入 境 處 似 乎 完 全 不 知 道 香 港 大 專 育 的 變 局 。 吸 引 海 外 優 才 來 香 港 , 由 優 生 學 的 角 度 , 抗 拒 香 港 人 口 劣 質 化 , 是 正 確 的 政 策 , 只 怕 主 掌 此 一 政 策 的 官 員 , 雖 號 稱 「 中 環 精 英 」 , 才 是 不 折 不 扣 的 庸 才 。 若 要 許 多 國 際 優 才 , 接 受 特 區 政 府 的 庸 才 篩 選 、 盤 詰 、 審 裁 , 以 假 大 空 的 言 詞 , 吸 引 他 填 好 冗 長 的 申 請 表 , 復 又 以 狹 窄 的 標 準 , 否 決 其 申 請 , 豈 非 就 是 「 劣 幣 驅 逐 良 幣 」 的 一 場 鬧 劇 ?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 由 巡 查 書 展 、 把 古 典 油 畫 的 裸 體 當 做 三 級 , 到 把 鑽 油 採 礦 專 才 拒 於 香 港 「 優 才 門 外 」 , 在 前 線 運 作 的 , 從 影 視 處 到 入 境 處 , 不 知 有 多 少 庸 才 在 前 線 合 力 打 造 一 個 「 港 人 治 港 」 和 「 國 際 都 市 」 的 奇 特 夢 幻 ? 如 果 香 港 納 稅 人 供 養 的 是 這 樣 的 「 管 治 隊 伍 」 , 香 港 六 百 萬 市 民 的 前 景 , 令 人 感 到 憂 傷 。

陶傑

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尋人









改 口 「 2012 冇 雙 普 選 」 言 論   不 代 表 官 方
謝 謝 棠 自 摑 補 鑊

【 本 報 訊 】 早 前 放 風 指 2012 年 「 冇 可 能 」 雙 普 選 , 遭 泛 民 主 派 狠 批 的 痕 政 會 議 成 員 奸 聯 會 會 長 謝 謝 棠 , 昨 日 突 然 與 膠 府 劃 清 界 線 , 否 認 他 的 言 論 代 表 官 方 , 堅 持 「 睇 唔 到 2012 年 係 有 可 能 ( 雙 普 選 ) 」 只 是 個 人 立 場 。 據 了 解 , 北 京 對 2012 年 普 選 問 題 未 拍 扳 , 亦 不 希 望 在 政 改 諮 詢 期 內 表 態 , 故 謝 惟 有 急 忙 澄 清 ; 泛 民 主 派 批 評 , 雖 然 謝 謝 棠 否 認 為 北 京 放 風 , 可 是 以 他 與 中 央 深 厚 關 係 , 謝 言 論 已 對 支 持 普 選 市 民 構 成 政 治 壓 力 。 記 者 : 林 X 謙

Monday, August 27, 2007

七月十四時運高, 身體好





黎桂康引民調 民主黨 遍尋不獲 2007年8月24日


【明報專訊】民主黨昨日翻開報章,看到有報道指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引用民調,稱54.2%市民接受2012年沒有普選特首,34.9%市民支持2017年或以後普選特首,暗示市民不急於2012年普選特首。至於立法會普選上,黎桂康引用民調指有58.4%市民接受2012年沒有立法會普選,35.8%市民支持2016年或以後普選立法會。

民主黨見狀大嚇一跳,認為茲事體大,便齊齊翻看各大機構的民調,但怎樣也找不到黎桂康的「民調」,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也摸不著頭腦,不知黎桂康的「料」從何而來,認為有需要開記者會加以駁斥。仁哥說,對黎氏的說話感到「非常遺憾」,又認為黎此舉似乎是為抹殺2012年雙普選作定調。

我都有個民調要公佈喎!!! 唔該各位記者呢邊呢邊!!! 睇下孽瘤今日既可愛程度達89.64%, 比支持希特拉既9.7%高出近90個百份點!!! (差少少唔夠紅籌國企升得多) 如果你睇唔到佢係幾咁可愛, 你就一定係撞鬼啦!!!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雙面HITLER

















願某天可真的跟我心靈會面
匆匆數十年能跟我願望去演
從新的起點去讓我生命蔓延
才學會不改這張臉

陶 傑 短 評 : 深 港 問 題 政 治 化

港 深 國 際 大 都 會 計 劃 , 智 庫 有 關 人 等 終 於 承 認 , 執 行 方 面 有 「 政 治 困 難 」 。
「政 治 困 難 」 的 提 法 有 問 題 。 何 謂 「 政 治 」 ? 有 人 從 中 破 壞 作 梗 , 謂 之 政 治 , 對 抗 而勾 心 鬥 角 , 謂 之 政 治 。 前 殖 民 地 時 代 , 港 府 有 一 個 政 治 顧 問 , 專 為 處 理 中 港 關 係 ,今 日 中 港 一 家 , 深 港 也 血 濃 於 水 , 肝 膽 相 照 , 尚 有 何 「 政 治 困 難 」 ?
「 政 治 困 難 」 之 說 , 暗 中 把 責 任 推 給 深 圳 , 指 是 深 圳 方 面 刁 難 , 是 一 種 賭 氣 話 。 但 深 圳 有 為 香 港 提 供 了 政 治 問 題 嗎 ?
不。 深 圳 市 長 許 宗 衡 指 出 : 「 港 深 國 際 大 都 會 計 劃 」 , 執 行 過 程 中 「 會 有 許 多 困 難 」, 寄 望 港 方 能 「 實 事 求 是 , 先 易 後 難 」 。 這 番 勸 諭 , 頭 腦 清 醒 , 是 大 陸 方 面 經 歷 幾十 年 「 人 有 多 大 膽 、 地 有 多 大 產 」 的 假 大 空 折 騰 後 苦 口 婆 心 之 言 , 希 望 香 港 人 不 要亂 拍 馬 屁 , 任 何 經 濟 合 作 , 都 要 顧 及 技 術 的 可 行 性 , 都 要 符 合 胡 總 的 「 科 學 發 展 觀」 。
許 宗 衡 所 指 的 「 困 難 」 , 明 明 沒 有 「 政 治 」 二 字 , 指 的 是 行 政 上 的 技 術困 難 , 例 如 二 百 萬 跨 界 人 流 , 如 何 甄 別 , 如 何 簽 批 , 都 會 為 深 圳 市 政 府 增 加 工 作 量, 不 是 你 港 方 智 囊 心 血 來 潮 喊 一 聲 「 要 人 」 , 我 深 圳 就 要 開 閘 的 。 許 市 長 的 棒 喝 ,用 意 善 良 , 港 方 偏 要 將 之 「 政 治 化 」 , 指 人 家 有 政 治 用 心 , 把 自 己 頭 腦 發 熱 亢 奮 冒進 的 責 任 企 圖 撇 賬 甩 身 , 對 深 圳 市 政 府 不 公 平 。

陶傑

Monday, August 20, 2007

發財埋邊




祝 君 平 安

看 著 澳 門 賭 業 興 旺 , 帶 來 市 面 一 片 昇 平 , 雖 不 知 澳 門 市 民 是 否 真 的 受 惠 , 但 表 面 的 浮 華 已 夠 叫 部 份 港 人 眼 紅 , 大 聲 疾 呼 , 為 何 香 港 不 能 搞 賭 ? 與 其 讓 港 人 及 大 陸 客 抬 錢 到 澳 門 賭 , 不 如 在 香 港 興 建 賭 場 ( 或 主 題 式 公 園 賭 場 ) , 一 定 搞 得 比 廸 士 尼 及 海 洋 公 園 更 有 聲 有 色 , 連 新 加 坡 這 樣 一 個 家 長 式 管 治 的 地 方 也 有 得 賭 , 香 港 怎 麼 沒 有 得 賭 ?
香 港 怎 會 沒 得 賭 ! 一 早 已 有 , 賭 得 只 有 更 大 , 中 央 早 有 分 數 , 分 豬 肉 , 派 餅 仔 , 澳 門 賭 大 細 、 廿 一 點 、 百 家 樂 , 香 港 賭 恆 指 、 期 指 、 孖 展 , 兩 兄 弟 一 人 睇 一 瓣 , 大 佬 金 融 體 制 夠 成 熟 就 睇 住 金 融 檔 口 , 細 佬 地 下 秩 序 夠 整 齊 則 睇 住 檔 廳 。 試 看 看 新 聞 報 道 中 金 睛 火 眼 望 實 電 腦 睇 股 票 的 所 謂 散 戶 投 資 者 , 投 甚 麼 資 ? 根 本 就 在 賭 , 每 次 受 訪 時 答 案 大 同 小 異 , 反 正 只 得 一 堆 林 巴 , 對 公 司 實 質 業 務 I don't care , 大 市 升 則 興 高 采 烈 覺 得 自 己 有 眼 光 , 大 市 瀉 則 焦 頭 爛 額 眼 濕 濕 欲 哭 無 淚 。
大 細 、 廿 一 點 、 百 家 樂 輸 贏 還 看 睇 個 天 , 恆 指 、 期 指 、 孖 展 則 完 全 睇 個 莊 o個 個 話 事 , 呢 頭 話 OK 有 信 心 , 呢 頭 就 轉 口 風 趁 地 腍 打 落 水 狗 , 渣 住 張 路 紙 估 下 一 鋪 開 大 定 細 已 夠 求 其 , 買 股 票 聽 貼 士 就 更 無 題 , 唯 一 能 夠 與 之 抗 衡 的 不 二 法 門 就 係 唔 好 貪 , 但 坐 得 埋 賭 枱 又 有 邊 個 會 唔 貪 。
發 財 埋 便 , 大 細 、 廿 一 點 、 百 家 樂 過 澳 門 , 恆 指 、 期 指 、 孖 展 係 香 港 , 渣 住 籌 碼 賭 唔 覺 係 錢 , d 錢 只 是 一 堆 銀 碼 在 電 腦 內 碌 黎 碌 去 則 更 唔 覺 係 錢 , 及 至 埋 單 結 算 時 才 知 已 入 肉 。 祝 君 平 安 。

谷德昭

彩虹熱




玩 彩 虹

小 香 港 興 起 「 智 庫 熱 」 , 學 著 美 國 白 宮 的 洋 腔 調 , 成 立 Think Tank , 給 小 曾 「 出 謀 獻 策 」 。
一 個 領 袖 , 需 要 太 多 「 智 庫 」 , 對 他 的 形 象 也 不 太 好 。 第 一 真 正 雄 才 大 略 之 人 , 根 本 不 需 要 「 智 庫 」 , 像 查 良 鏞 先 生 主 理 《 明 報 》 的 時 候 , 只 有 督 印 人 、 總 編 輯 、 記 者 , 三 十 年 來 , 香 港 許 多 人 招 搖 白 撞 , 有 偽 冒 的 金 庸 小 說 , 卻 從 來 無 人 敢 自 稱 是 查 先 生 的 「 智 囊 」 。
第 二 是 美 國 白 宮 , 名 下 確 有 許 多 智 庫 , 但 都 很 隱 形 而 低 調 。 美 國 的 傳 媒 記 者 也 很 成 熟 , 提 到 哈 佛 普 林 斯 頓 一 些 學 術 機 構 , 很 少 會 加 一 句 「 這 是 克 林 頓 總 統 的 智 庫 組 織 」 , 就 像 「 影 子 寫 手 」 ( Ghost-writer ) 一 樣 , 不 論 多 本 事 , 永 遠 是 一 個 無 名 的 影 子 。
戰 時 英 國 首 相 邱 吉 爾 , 經 常 在 電 台 廣 播 , 留 下 許 多 振 奮 人 心 的 名 句 。 然 而 當 年 局 勢 危 急 , 納 粹 有 刺 殺 邱 吉 爾 的 計 劃 , 邱 吉 爾 另 有 一 個 替 身 , 仿 摹 著 聲 音 , 在 電 台 講 話 。 這 個 假 邱 吉 爾 不 是 一 般 唸 稿 的 機 器 , 有 時 候 興 之 所 至 , 他 也 會 爆 肚 , 學 著 邱 吉 爾 一 樣 講 一 兩 句 精 警 的 俏 皮 話 。 假 邱 吉 爾 的 金 句 , 跟 真 邱 吉 爾 混 雜 在 一 起 , 一 樣 令 人 叫 絕 。
但 替 身 的 樣 子 和 身 份 保 密 。 許 多 年 後 , 歷 史 學 家 分 不 清 邱 吉 爾 的 名 句 中 哪 些 是 真 , 哪 幾 句 是 假 。 邱 吉 爾 的 廣 播 替 身 , 隨 著 盟 國 戰 勝 , 像 一 片 水 花 , 默 默 融 入 瀑 布 洪 流 般 的 歷 史 , 連 檔 案 也 沒 有 紀 錄 。 這 位 無 名 英 雄 是 誰 ? 已 經 是 一 個 謎 , 他 成 全 了 一 個 偉 大 的 人 物 , 把 才 華 在 危 難 的 時 候 貢 獻 給 國 家 , 他 自 己 不 留 下 一 個 名 字 , 不 留 下 一 絲 痕 跡 。
這 就 是 一 個 成 熟 的 社 會 , 「 智 庫 」 的 高 等 境 界 : 不 須 要 平 民 知 道 領 袖 有 哪 些 「 智 庫 」 , 局 中 人 亦 必 甘 於 低 調 無 名 , 而 不 是 在 晚 宴 飯 局 派 卡 片 。 一 個 人 , 周 圍 人 人 都 認 定 他 是 某 某 的 智 庫 , 或 者 正 在 等 待 「 進 入 智 庫 」 的 時 候 , 是 付 錢 給 他 的 主 子 的 失 敗 , 雖 然 一 時 之 間 , 「 某 某 真 識 貨 」 、 「 世 有 伯 樂 , 方 有 千 里 馬 」 的 讚 頌 之 聲 , 倒 也 教 人 陶 醉 。
但 是 在 一 個 膚 淺 的 社 會 , 「 抽 水 」 的 閒 雜 人 等 太 多 了 , 何 況 中 國 文 人 都 以 當 「 鄔 師 道 」 為 榮 , 這 就 是 「 智 庫 」 一 詞 一 下 子 都 俗 起 來 的 原 因 。 橘 越 淮 而 枳 , 英 美 的 洋 玩 意 , 只 能 由 白 人 來 玩 , 搬 到 中 國 人 社 會 , 必 定 變 質 。 可 是 西 洋 發 明 的 肥 皂 泡 泡 , 許 多 人 愛 玩 , 以 致 一 個 污 染 的 天 空 , 灰 陽 照 映 , 盡 是 五 顏 六 色 , 但 那 不 是 橫 空 耀 目 的 真 正 的 彩 虹 。

陶傑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易求無價寶, 難得有奇人



















>> 按圖放大觀看 <<

想當年的希特拉, 自從民選出來之後, 對孽瘤既愛慕和牽掛隨年月而憎長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孽瘤之車毀人亡篇

「一日一孽瘤,每日送走狗」

以下故事全屬虛構,如有雷同,實純巧合!

差佬 A: Calling 總部,又一架印有葉劉廣告o既小巴撞左呀!
差佬 B: 嘩!又係車毀人亡呀!
傷者 A:我甩左隻左耳呀!
傷者 B:我甩左隻左手呀!
傷者 C:我甩左隻左腳呀!
傷者 D:我甩左 JJ o既左半邊呀!

猜,誰是傷者 D?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招兵買馬,水泊安身,反抗官府,四出騷擾




















孽瘤招兵買馬反應踊躍
明膠報新聞網 (2007-08-13 04:37)

  【明膠報專訊】配合梁山泊的長遠發展,主席孽瘤早前決定再招兵買馬,聘請「政策分析員」,短短兩周的申請期內已吸引逾30人申請,聞說應徵者質素不俗,如有碩士生等。

  薪酬由1萬起

  據梁山網頁的招聘資料顯示,有關的政策分析員職位,要求投考者學歷最少在本港或外地大學畢業,薪酬由1萬至1.6萬元不等,視乎申請者的資格及工作經驗而定,工作除了包括撰寫新聞稿及舉辦活動,亦要在梁山協助「推動香港民主發展及轉型為知識型經濟體系獻計」。

  當然,經篩選後的應徵者將由孽太親自最後面試,以確保選出理念一致的合適人選。

童年現在一般可愛















想當年的希特拉小時候, 真的很可愛;
想當年的小瘤瘤, 還真的和現在一樣可愛, so cute~~~

Sunday, August 12, 2007

未來軍事字典




















後期虎王-「虎II」裝備了非常精確、長炮管的88毫米KwK 43L/71火炮(最大有效射程10公里),威力更加強大。直至大戰結束前,仍沒有任何盟軍坦克能抵擋它的正面一擊。

何EE? 一炮搞掂, 郁銀? 比多半炮
今晚威?? sorry, 唔使開炮, 就咁坦克碌豬就 KO 了

盟軍. . . 奠

七月十四賞燈猜燈謎

謎面:












謎底: 猜四個字, 提示下任膠港特首人選之一

這, 就是智慧 (一種從來不會從土共, 或者高官的口中說出來的說話)








星期三,2007年8月8日

在小巴聽電台,有人問﹕「會考重不重要﹖」

廢話,之所以有那麼多人告訴你「會考不重要」,其實就是因為會考很重要嘛﹗

這種弔詭,就有如「中大學生報事件」時,傳媒不停地﹕「人獸交」是說不得的。

我絕不認為問這問題的是小朋友,應是大人。
小朋友聽到那麼多人提醒「會考不重要」,才不會覺得會考真的不重要。
這種鬼話只能騙到大人。

又當然,其實也視乎個人。
有些小朋友把會考成績當是「末日審判」,亦有些小朋友「話知你死」。

其實,會考重不重要,只是視乎角度。
在學生的階段而言,會考當然很重要,因為影響了以後的路。
但對於整個人生而言,會考不很重要,因為日後的努力更重要。

「會考重不重要」,根本沒有「一個」答案。
這不就是通識要學生做到的事嗎﹖



方潤日記

悼詞 - 抱歉我文筆欠順, 特借慈悲佛法一用, 敬請見諒















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及親人,向今天來參加馬力葬禮的各位朋友,各位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謝!親愛的朋友們,是你們在馬力最後的日子,陪伴他共同走過艱難的路程,正是因為你們的鼓勵和幫助,他才能走得這樣從容與安祥。

公元2007年8月8日下午2時64分,年僅55歲的哥哥走了,苦苦掙扎了三年,無聲無息地離我們而去。哥哥,弟弟在這裏祝你一路走好,回到你永遠的家中。我知道,你一定在天上的某個地方,注視著我,注視著我們在這裏的每一個人,注視這多災多難的世界。

哥哥,弟弟明白你的心,你耗盡最後一絲心血,只為告訴我們,告訴世人,你選擇的路是對的。滄桑盡顯豈能湮滅風流,韶華雖逝正乃寫盡追求。你那未閉的雙眼,你那開啟的嘴唇,是在無聲的吶喊,想喚醒麻木的世人,你用你寶貴的生命去告訴他們,你至死無怨無悔。你付出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為了他們的生命得到永遠。

哥哥呀,雖然你現在匆匆地離去了,可你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修煉法輪大法後,你說你明白了許多以前困惑自己的問題,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知道了人要為別人而活著。我們看到的是你在性格和為人處事上的巨大改變:工作努力肯幹,不再計較得失,家庭中不再任性,懂事而謙和,這也是家人和同志有目共睹的啊。為求真善忍,你六次試圖喚起人民對法輪大法事實真相的認識,不管面對的是甚麼,哪怕是死亡。

哥哥呀,我們知道,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在向我們說,你是一個好人,因為懂得了生命的真諦自然就會做一個好人。

哥哥呀,我們知道,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在向我們說,你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已是死而無悔,因為你也希望更多的人不會白白的來到世間。

哥哥呀,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不是想向我們訴說你在人間所受的苦難?

哥哥呀,你難以合攏的嘴唇是不是想向世人訴說你所看到的天堂的美好?但邪惡決不會得以逃脫恢恢天網!

哥哥,弟弟和爸媽理解你,是你的信仰給了你第二次的生命,奪走你生命的是那不可饒恕的邪惡之徒!

哥哥呀,我想告訴你,你一直是我們全家的驕傲,你是偉大的,是值得我們永遠尊敬與懷念的!

哥哥,請你合上嘴唇吧。你未盡的話語,我們都明白;哥哥,惡人遭報的那一天就要來到!

安息吧,哥哥!願你一路走好!

悼詞原文

百年怪物語更新

Gundam 很有型, 但~~ 太膠了, 香港人就是喜歡膠 (8號風球的反思)




  • 香港人就是那麼機械。
  • 是否要帶傘,不懂得自己看看天空,只懂看天氣預報。
  • 是否適宜繼續工作,也不懂得看地區風勢,只看一個警告訊號。
  • 甚麼叫不雅淫褻,更是只見到「露點 / 獸交 / 亂倫」就禁,所以希臘神話當然不雅(以上全部有齊)。
  • 香港人真的沒有腦袋﹖我不相信。
  • 這只是集體推諉責任,拒絕思考的藉口。
方潤日記

皇后, 葉劉, 林忌




皇后
西方公認第一的名將,不是拿破崙,不是阿歷山大,亦不是凱撒大帝,而是迦太基的名將漢尼拔。漢尼拔幾乎贏了每一場會戰,最後卻輸了戰爭--羅馬擊敗他的方法,就是「費邊戰略」,不斷以遊擊戰,消耗漢尼拔的實力與意志。

要最終擊敗漢尼拔,不是靠發呆或者認定必敗,就什麼都不做;打敗仗,只要輸得漂亮,對將來的大局有幫助,這和抗日時以空間換取時間一樣,同樣的道理。

葉劉
由土共傳出的消息,葉劉是北京某派內定的 2012 特首候選人,如果這幾年她能成功「洗底」,到時難保不成為另一個希特拉--因為香港的「民主」,連當年德國的「威瑪共和」都比不上。

林忌
皇后、葉劉與福佳

Wednesday, July 25, 2007

有錢使得"鬼"東來


"鬼"是請來了, 可是卻被吃掉了, 怎麼不吹黑哨呢? 實在是本年度奇聞


曼 聯 大 勝 深 圳 上 清 飲 6 比 0
2007-07-24 HKT 07:09
C朗拿度跳起避開對手(路透社)

英 超 冠 軍 曼 聯 在 亞 洲 的 巡 迴 熱 身 賽 第 3 站 , 在 澳 門 以 6 比 0 大 勝 深 圳 上 清 飲 。

深 圳 上 清 飲 在 中 超 聯 賽 僅 排 第 11 位 , 實 力 與 曼 聯 明 顯 有 距 離 。

曼 聯 在 12 分 鐘 先 開 紀 錄 , 朗 尼 突 破 越 位 , 接 應 直 線 , 橫 傳 予 傑 斯 , 他 在 小 禁 區 射 入 空 門 。

20 分 鐘 , 曼 聯 朗 尼 禁 區 邊 笠 射 , 比 數 領 先 到 2 比 0 。

3 分 鐘 後 , 朗 尼 再 和 傑 斯 撞 牆 , 再 傳 予 新 星 蘭 尼 , 他 在 禁 區 外 抽 射 , 皮 球 在 左 下 角 入 網 , 曼 聯 領 先 三 球 入 更 衣 室 。

換 邊 後 , 曼 聯 在 十 分 鐘 再 有 進 帳 , 布 朗 長 傳 , C 朗 拿 度 禁 區 左 邊 傳 中 , 無 人 看 管 的 奧 沙 在 十 二 碼 點 附 近 接 應 射 入 , 紅 魔 鬼 遙 遙 領 先 4 球 , 2 分 鐘 後 , 朗 尼 接 應 蘭 尼 的 斜 傳 , C 朗 接 應 在 小 禁 區 建 功 , 曼 聯 領 先 5 比 0 。

董 方 卓 其 後 被 調 入 , 在 64 分 鐘 , 他 助 攻 予 伊 高 斯 , 他 在 25 碼 射 出 一 球 世 界 波 , 協 助 曼 聯 鎖 定 6-0 的 勝 局 。

Monday, July 23, 2007

<<是 了 斷 的 時 候 了>>




星 期 天 休 息 : 淫 審 長 期 反 智 , 是 了 斷 的 時 候 了

影視 處 再 鬧 醜 聞 , 女 處 長 出 頭 解 釋 , 悍 然 拒 不 認 錯 。 雖 然 沒 有 正 式 的 裁 決 , 但 影 視 處職 員 指 小 說 《 香 水 》 中 譯 本 的 封 面 古 典 油 畫 的 裸 女 不 雅 , 又 到 台 灣 遠 流 出 版 的 書 展攤 位 , 指 古 典 裸 體 畫 《 丘 比 特 情 吻 賽 姬 圖 》 「 有 問 題 」 , 勸 喻 台 商 不 要 展 賣 , 卻 是不 爭 的 事 實 。 此 事 怎 會 沒 錯 。 受 害 的 一 方 是 「 台 灣 同 胞 」 , 他 們 來 香 港 這 個 「 一 國兩 制 」 的 「 櫥 窗 」 捧 書 展 的 場 , 那 知 道 原 來 「 一 國 兩 制 」 之 下 的 香 港 , 視 大 衞 、 丘比 特 和 希 臘 神 話 的 男 女 裸 體 像 為 不 雅 之 作 , 進 而 官 方 滋 擾 , 打 壓 台 胞 , 台 灣 人 看 在眼 , 冷 笑 在 心 頭 , 又 怎 願 意 接 受 「 祖 國 和 平 統 一 」 ?
香港 的 影 視 淫 審 當 局 , 為 台 海 兩 岸 統 一 設 置 障 礙 , 一 再 以 道 德 塔 利 班 的 囂 狂 面 孔 , 視西 洋 古 典 藝 術 品 為 不 雅 淫 褻 之 作 , 有 這 批 庸 官 當 攔 路 狗 , 請 問 曾 蔭 權 政 府 , 再 花 公帑 推 行 甚 麼 「 通 識 育 」 , 再 誇 口 奢 言 「 扶 助 創 意 工 業 」 , 到 底 有 何 意 義 ?
一個 社 會 走 向 集 體 的 愚 蠢 , 往 往 由 細 節 開 始 。 影 淫 當 局 缺 乏 文 化 通 識 , 胡 「 審 」 亂 「裁 」 , 香 港 納 稅 人 沒 有 供 養 他 們 的 義 務 。 有 人 認 為 , 影 視 淫 審 人 員 只 須 今 後 「 加 強培 訓 , 提 高 對 藝 術 、 科 學 、 文 化 的 認 識 」 , 但 他 們 本 來 缺 乏 培 訓 , 香 港 納 稅 人 為 甚麼 要 付 他 們 工 資 , 幫 他 們 提 高 質 素 ? 法 院 的 法 官 , 可 不 可 以 一 面 亂 判 案 , 同 時 一 面在 修 讀 法 律 的 基 本 課 程 ? 不 懂 藝 術 和 文 化 通 識 , 不 懂 識 別 何 謂 藝 術 和 淫 褻 的 區 別 ,應 即 收 拾 包 袱 , 滾 出 這 等 審 裁 機 構 , 讓 專 業 內 行 的 賢 能 來 做 , 包 括 這 位 狡 辯 的 女 處長 : 強 橫 無 知 , 寫 在 一 張 冷 冰 冰 的 臉 孔 上 , 不 辭 職 下 台 , 何 以 平 民 憤 , 何 以 正 香 港這 個 自 稱 「 國 際 城 市 」 的 形 象 ?

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 「 港 人 治 港 」 不 斷 鬧 笑 話 , 因 為 「 公 務 員 治 港 」 出 了 大 問 題 。 受 前 英 殖 民 地 育 , 視 野 狹 隘 , 英 國 人 不 需 要 這 些 二 等 「 精 英 」 讀 書 進 修 , 只 要 求 他 們 唯 唯 諾 諾 執行 白 人 的 決 策 命 令 。 以 影 視 處 這 宗 事 件 , 官 場 中 人 , 識 英 文 的 人 不 少 , 「 裸 體 」 一詞 , 就 有 Nakedness 和 Nudity 之 別 。 同 樣 是 「 裸 體 」 , Being naked , 純 粹 是 生理 狀 態 , 但 Nude 這 另 一 個 字 , 除 了 一 絲 不 掛 , 還 別 有 一 層 人 文 價 值 觀 。 「 天 體 愛好 者 」 , 稱 為 Nudists , 崇 尚 裸 體 與 自 然 的 關 係 , 油 畫 的 一 幅 裸 像 , 也 稱 為 Nude , 強 調 的 是 人 體 在 陽 光 照 射 之 下 色 澤 豐 潤 的 變 化 , 要 求 觀 眾 鑑 賞 生 命 造 化 的 天 工 。
大 衞 像 和 丘 比 特 之 類 的 裸 體 , 屬 於 Nude , 是 美 的 鑑 賞 , 與 淫 蟲 窺 浴 見 到 的 裸體 ( Naked ) , 是 兩 回 事 。 華 文 一 個 「 裸 」 字 , 只 有 一 種 生 理 狀 態 的 定 義 和 解 釋 ,加 上 儒 家 文 化 對 人 體 的 罪 疚 感 , 影 淫 庸 官 , 即 使 會 用 商 務 英 語 寫 一 百 封 英 國 殖 民 主人 指 定 的 格 式 公 文 , 主 人 撤 走 了 , 要 他 們 自 立 管 理 , 又 怎 能 不 自 我 出 醜 ?
由大 衞 像 事 件 開 始 , 香 港 人 給 予 這 夥 不 讀 書 、 不 進 修 、 不 稱 職 的 庸 官 土 人 , 超 過 十 年來 「 自 我 提 升 、 改 善 審 裁 質 素 」 , 他 們 領 取 高 工 資 , 卻 不 斷 妨 礙 香 港 人 的 表 達 和 閱讀 自 由 。 面 對 如 此 危 機 , 請 曾 蔭 權 勿 再 置 身 事 外 , 把 責 任 推 給 主 管 經 濟 的 馬 時 亨 ,再 由 馬 時 亨 叫 一 個 小 小 的 女 頭 目 出 頭 「 面 對 公 眾 」 , 納 稅 人 要 求 不 高 , 只 希 望 影 視處 長 率 領 全 體 「 審 裁 官 」 , 到 時 代 廣 場 中 國 藝 術 大 師 黃 永 玉 的 亞 當 、 夏 娃 一 對 裸 體雕 像 前 , 面 對 阿 當 直 挺 的 陽 具 、 夏 娃 尖 隆 的 乳 房 冥 想 三 小 時 , 想 一 想 為 甚 麼 這 兩 副粗 獷 的 器 官 「 沒 問 題 」 , 丘 比 特 和 賽 姬 的 裸 像 卻 要 收 起 , 寫 一 篇 公 開 報 告 , 向 港 人交 代 一 下 他 們 的 思 想 歷 程 。 該 離 職 的 離 職 , 該 上 北 大 藝 術 系 進 修 的 進 修 , 不 容 他 們掄 起 愚 昧 反 智 的 大 棍 子 破 壞 香 港 的 文 化 和 諧


陶傑

Friday, July 20, 2007

<<百年怪物語>> 第一冊


估下我係邊個? 貼士係我來自得成.
知你實估到我係乜水, 但係我估唔到原來有咁多人要愛國教育!! 好滾動!!










無錯! 又係我出場! 大家係咪好掛住我呢, 我話過讀完書就會返黎做楝督笑嫁啦!
你睇我果23條皺紋係咪好性感呢?









卷三
痛哉! 哀哉!! 哀我偉大祖國痛失一員英傑大將!!! 天降暴雨, 帕布回航, 歷史將會永遠記住今日!!

Thursday, July 19, 2007

<<膠城故事>>























膠城故事多    充滿妖和獸
若是你到膠城來看 福佳特別多

淫審千幅畫    禁貼萬條連
法輪大法真善美  這裡已禁絕

貪的貪 騙的騙  佔住利益真隴斷
請你的老襯一起來 膠城來作客

Friday, July 13, 2007

膠察故事



<<膠察故事>>
憑傲氣, 硬漢膠, 併出一身痴;
人定賊, 任佢分, 捉人話咁易;
捉賊, 咪o徒氣, 留下去飲茶更易;
拉閘, 放狗咬, 窮人就任佢去拉!



警 員 疏 忽 放 過 偷 車 賊

【 本 報 訊 】 阻 止 偷 車 罪 行 一 直 是 警 方 重 點 執 法 工 作 之 一 , 但 警 監 會 工 作 報 告 披 露 , 在 一 宗 懷 疑 偷 車 案 中 , 警 方 原 有 多 次 機 會 防 止 偷 車 罪 行 , 但 因 處 理 的 多 名 警 務 人 員 並 無 即 時 採 取 行 動 , 扣 押 涉 案 車 輛 進 行 科 學 鑑 證 , 白 白 放 走 偷 車 疑 匪 。 警 方 投 訴 警 察 課 經 調 查 後 , 證 明 有 關 的 女 高 級 督 察 及 刑 事 偵 緝 探 員 疏 忽 職 守 屬 實
警 監 會 06 年 工 作 報 告 指 出 , 該 案 投 訴 人 在 一 個 車 展 發 現 一 輛 黑 色 私 家 車 的 型 號 及 特 點 , 均 與 其 早 前 被 偷 的 白 色 車 輛 相 同 , 懷 疑 其 被 偷 竊 的 車 輛 遭 改 裝 , 他 隨 即 報 警 。 兩 名 軍 裝 警 員 接 報 到 場 , 發 現 該 車 的 相 關 資 料 並 非 失 車 , 但 該 車 的 引 擎 編 號 金 屬 板 明 顯 較 薄 , 而 且 該 車 有 投 訴 人 所 述 的 特 點 , 認 為 案 件 可 疑 , 於 是 要 求 刑 事 偵 緝 探 員 進 一 步 調 查 。
兩 名 刑 偵 探 員 到 場 , 並 無 發 現 車 輛 的 底 盤 及 引 擎 編 號 有 曾 被 改 動 的 痕
, 認 為 事 件 無 足 夠 證 據 可 即 時 扣 押 車 輛 進 行 科 學 鑑 證 , 聲 稱 該 車 的 車 主 只 同 意 把 汽 車 留 在 車 展 內 , 等 候 進 行 科 學 鑑 證 , 有 關 探 員 向 一 名 女 高 級 督 察
報 結 果 , 認 為 案 件 無 可 疑 。

無 即 時 扣 押 車 輛

怎 料 , 當 警 方 擬 進 行 科 學 鑑 證 當 日 , 該 車 輛 竟 報 失 , 兩 個 月 後 尋 回 , 但 部 份 零 件 已 被 偷 去 , 底 盤 編 號 也 遭 塗 污 損 毀 , 警 方 無 法 追 查 該 車 的 真 正 身 份 , 以 確 定 是 否 屬 於 投 訴 人 , 懷 疑 該 車 被 偷 車 集 團 改 裝 , 並 成 功 轉 售 。 投 訴 人 對 此 非 常 不 滿 , 指 控 有 關 警 務 人 員 疏 忽 職 守 。
投 訴 警 察 課 調 查 後 稱 , 有 關 警 務 人 員 並 無 即 時 扣 押 車 輛 , 又 無 徵 詢 專 責 調 查 偷 車 的 警 方 專 家 意 見 , 而 涉 案 的 女 高 級 督 察 又 無 即 時 採 取 行 動 追 查 車 輛 的 真 正 身 份 , 令 多 次 可 阻 止 該 車 被 改 裝 轉 售 的 機 會 白 白 溜 走 。 警 方 稱 指 控 屬 實 , 有 關 人 員 遭 警 告 及 記 錄 在 案 。
另 有 一 名 中 學 生 投 訴 遭 警 方 學 校 聯 絡 主 任 拍 打 耳 光 多 次 及 腹 部 被 搥 打 兩 拳 , 但 因 缺 乏 獨 立 證 人 或 佐 證 , 投 訴 警 察 課 調 查 後 列 為 無 法 證 實 。 此 外 , 警 監 會 就 外 洩 投 訴 者 資 料 事 件 , 截 至 去 年 底 為 止 , 共 接 獲 100 名 受 影 響 市 民 提 出 的 不 同 訴 求 , 當 中 有 29 人 申 請 索 償 。


Wednesday, July 11, 2007

"普選並不是靈丹妙藥" 的真相
























<普選前>
往↓看:

曾:太好了!我期盼的日子終於來臨了!我 get the job done 了 !

民:我可以反悔嗎

曾:不,你甚至想都别想!


民:你會解決貧富懸殊嗎

曾:當然!


民:你會釋法嗎

曾:不會,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民:你可以比選票我嗎


曾:當然,決不可能只有一張!


民:我可以用鈔票賄賂你嗎


曾:永遠不可能!


民:我能相信你嗎


<普選後>
從下往上看↑

最佳膠球員選舉










<<膠球小將>>

看看那痴膠的他, 好想將佢打靶;
扭曲意思佢最晒家, 有膠樽都想亨他;

呢班正福佳~~
搞屎最精乖~~
扮晒正派西裝出街派戲票當收買;

膠呀膠, 快痴膠,
on呀on, on膠吧;

腦生瘤, 腳指好痛,
膠之霸只有他他他...

請給與本頁文章評級及感想